谁是东京奥运会上金牌奖牌最多的夫妻

编辑:  来源:新浪体育  2021-08-09 17:31:39

谁是东京奥运会上金牌、奖牌最多的夫妻?他们又拿下了多少奖牌?这绝对算得上一个有趣的冷知识。

或许大多数人印象中是射击的冠军夫妻杜丽/庞伟。在东京奥运会上,杜丽已是教练,而丈夫庞伟射下一金一铜,两人的奥运奖牌数更新到了4金1银3铜。

荷兰泳坛的冠军夫妇克罗莫维德尤尤和费尔·维特曼本届赛事没能斩获奖牌,两人的奖牌数也停留在了4金1银。

这两对夫妻都不是那个正确的答案。

正确的数字是——12金3银。它们的主人是英国场地自行车传奇夫妇杰森·肯尼和劳拉·肯尼。

他们甚至也是奥运历史上,收获金牌和奖牌数最多的冠军夫妻,劳拉也成为本届赛事为数不多的冠军妈妈。

杰森·肯尼在东京摘金。

不是骑自行车的“辣妹与小贝”

对于肯尼夫妇来说,他俩摘金夺银的步伐似乎太过轻松。8月3日,在短短20分钟内,夫妇俩就各自在女子团体追逐赛和男子团体竞速赛中摘得银牌。

3天后,劳拉又在女子麦迪逊赛中斩获金牌,以累计5金1银成为奥运历史上最成功的女自行车手,同时也力压马术明星夏洛特·杜雅尔丹成为英国夺牌最多的女运动员。

要知道,18个月前,她的肩膀和手臂还遭遇了骨折。

丈夫杰森在收官日拿下自行车凯林赛的金牌,最终也以累计7金2银力压英国传奇车手威金斯爵士(5金1银2铜)与霍伊(6金1银),连续四届奥运会斩获金牌。

两人在小贝身后亲吻。

毫无疑问,这是奥运历史上成就最伟大的伉俪。

如果不是2012年伦敦奥运会排球比赛中,坐在贝克汉姆身后观赛的杰森和劳拉接吻被摄影师拍到,这对英国自行车队的金童玉女还不会那么快走出地下恋。

那届奥运会上,这对情侣拿下4枚金牌,他俩的恋情很快随着那张照片成为整个英国的头条。提及两人的恋情,劳拉经常开玩笑说自己不相信一见钟情,因为当她16岁时,第一次在自行车杂志上看到了在北京奥运会上夺金的杰森。

“那时候,他20岁,并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喜欢乐队男孩那种——高瘦的长发男孩,而不是像他那样大腿粗壮,一个像是老妈剪的发型,还有着毛茸茸的胸部。”

年轻时的劳拉和杰森。

劳拉总喜欢调侃两人的第一次见面。那是2010年,她进入英国国家队的第一天,18岁的她向所有人打招呼,但杰森看上去更专注于手中的咖啡。

“克里斯·霍伊爵士走来,见到偶像的我有些激动地叫了出来。”那时候,杰森才抬起了头。

尽管不是一见钟情,但两人却是日久生情。2012年因为一副弄坏的耳机,两人才开始了私下频繁的联系便逐渐走入爱河。直到恋情曝光,英国报纸把他俩叫作“骑自行车的辣妹和贝克汉姆”。

这个昵称让劳拉有些发笑,“任何认识我俩的人就知道,我们和贝克汉姆夫妇完全不同。”

劳拉很清楚两人共同的职业,共同的经历让彼此更加珍惜这段感情——“他经历了我经历的一切。”

杰森在东京继续收获之旅。

在劳拉眼里,杰森是这个世界上最对的那一个,“当我回家时,当我经历这些情绪时,我可以告诉他,他知道我的感受。”

相比赛场上的光芒四射,两人都是低调异常的人,除了杰森在肥皂剧《东伦敦人》中完成了一次与众不同的求婚。

尽管已经订婚,但在里约奥运会上,英国代表团禁止男女同住,但短暂的分离并未阻止他俩在赛道上的飞驰——杰森拿下了3枚金牌,劳拉则赢下了2枚金牌。

5枚金牌成了最好的结婚礼物,当年9月,这对金童玉女跨入了婚姻的殿堂。他们的婚礼拒绝了一家杂志开出的巨额报价,并且要求观礼的客人向英国痴呆症协会捐款,而不是送他俩礼物。

劳拉(右)拿下东京奥运自行车女子麦迪逊赛金牌。

照顾儿子还是继续职业生涯?

2017年8月,他们的儿子阿尔比出生了。这对已经拥有10金1银的冠军夫妇决定暂时退役,回归家庭。“自从我成为父亲,我就知道我不可能在训练中再一心一意。”杰森这样解释自己的决定。

如今夫妇俩的奖牌数已经变成了12金3银。相比这个创纪录的奖牌数字,肯尼夫妇最自豪的一刻恰恰是去年6月,他们2岁的儿子阿尔比成功地学会了骑自行车,劳拉还特意在社交网络上发布了这段视频。再过几天,阿尔比就将年满4岁。

一边是追逐梦想,一边是抚养孩子,对于这对冠军夫妻来说,这是一个非常难以把握平衡的挑战。

“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想念小家伙。”在拿下团体追逐赛银牌后,劳拉看着儿子的照片,立马抛开了一切,哪怕她刚刚丢了一枚金牌。

“我一直想要成为一个年轻的妈妈,但我也不想让这个身份妨碍我们的职业生涯。”劳拉想向自己和所有人证明,自己和丈夫可以做到这些,“我们希望用两个人的经历去教会阿尔比什么叫做坚持。”

在生下阿尔比6周后,劳拉就和杰森一起开始恢复训练,她在2018年3月的世锦赛上就作为母亲获得一枚银牌。

“我们大大低估了作为父母要兼顾职业运动员的难度。”杰森坦承,只有两人重返训练场后,才意识到让儿子留在家里有多么困难,“作为父母,你的工作就是照顾孩子,但我们也有自己的目标,所以总有内疚感。”

劳拉在比赛中。

不过,对于自行车的热爱让两人尽力平衡好家庭与梦想的关系。两人在儿子稍大一些后,就会尽量带着他去训练。“当然,阿尔比的存在也让我们的训练和后勤工作变得更加复杂。”

虽然很辛苦,但劳拉和杰森看到阿尔比学会骑车后,莫大的感动让这对冠军夫妇差点落泪。

去年年初,严重的撞车事故让劳拉肩膀和手臂遭遇骨折,她从未受到如此严重的伤。

“这是我职业生涯中最艰难的几周,我想‘我为什么要这样做?’但很快我有了答案,我们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阿尔比。我们不能无缘无故让儿子跟着我们牺牲。”

传奇继续,夫妇俩的竞争尚未结束

在东京的赛场,肯尼夫妇依然是无法撼动的传奇,两人的奖牌数不断刷新着人们的认知。

英国传奇车手克里斯·霍伊爵士也开玩笑说,自己并不清楚究竟两人依靠什么取得了如此伟大的成就。

“我是退役后才有了孩子,或许作为父母,孩子带来了压力和困难,但我相信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阿尔比也平衡了肯尼夫妇从训练比赛中获得的感受,也扩大了他们的视角。而在激烈的奥运赛场,这样的视角可以帮助你应对无所不在的压力。”

霍伊认为家庭和父母的角色让肯尼夫妇相辅相成,“当劳拉紧张或者担心太多时,杰森的冷静可以让她安定下来,而劳拉也能促使杰森振作,他们是为了自己热爱的自行车运动和小男孩阿尔比而活,而战斗。”

在他看来,这对冠军夫妇结束平日的训练和比赛,回到家都会接过照顾孩子的工作,自行车不再是他们生活的唯一,周末也成为固定的家庭陪伴日,“他们不需要媒体额外的关心,他们满意于自己的生活。”

当然,杰森也开玩笑,他们夫妻间也有着奖牌数的竞争,“有时候这很有意思,这就像是一场你追我赶的比赛,我们谁都不想轻易输掉比赛。”

在奥运会前,他曾经预测妻子劳拉将超越自己的奖牌纪录,但也强调,“或许这也只是短暂的。”

霍伊则相信劳拉会实现这一点,“我坚信她能够独立站在杰森之上。”

两人在里约奥运后的合影。

传奇在东京上演,或许还将在巴黎继续。劳拉并没有退役的想法,这甚至让杰森也有些犹豫起来,“在前往里约奥运会前,我坚持自己已经受够了,想要退役,我确实也离开了,甚至一年都没做什么。东京可能是我的最后一届奥运会,但这一次我却没有那么坚定,有些随波逐流。”

不管如何,故事还将继续,肯尼夫妇的传奇还未到终结时。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