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水梦之队在东京奥运会的最后一块金牌终于尘埃落定

编辑:  来源:新浪体育  2021-08-09 11:49:52

8月7日下午,跳水梦之队在东京奥运会的最后一块金牌终于尘埃落定,曹缘在男子10米台决赛以582.35的成绩顺利夺金,为代表队拿下第38枚金牌。队友杨健的表现同样不俗,仅以1.95分的微弱差距落后,获得亚军。

至此,跳水队正式结束了在东京奥运会的征程,拿下8个项目中的7枚金牌,不负众望继续坐稳“跳水世界霸主”的宝座。施廷懋、谢思埸成为双料冠军。此外,女子项目四战告捷,100%实现奥运金牌蝉联,广东14岁小将全红婵“三跳满分”震惊世界;男子项目中,时隔9年,谢思埸、王宗源捧回男子双人3米板金牌,实属扬眉吐气。

今年跳水队的关键词一定是“传承”,前有施廷懋、王涵等老将出征继续书写传奇,后有全红婵、张家齐、陈芋汐等小将新星闪耀。而更惊喜的,莫过于已经退役的郭晶晶、陈若琳等大师姐们担任了此次奥运会的技术官员,在代表形象和实力的同时,继续为跳水在国际话语权上的提升做出贡献。

近40年来跳水队经久不衰,其中的秘密到底是什么呢?

曹缘在男子10米台决赛夺金

“跳水世界霸主”守擂成功

跳水一直是我国在奥运会上获得金牌最多的项目,妥妥的奥运王牌项目。跳水队从1984年第23届洛杉矶奥运会首次参加,截至2020东京奥运会已累计获得金牌47枚,实实在在的梦之队。

雅加达亚运会跳水比赛落下帷幕,跳水队全家福

此次东京奥运会,跳水梦之队派出了新老结合的最强阵容,施廷懋、曹缘、陈艾森三位奥运冠军领衔,老将出征继续书写传奇;全红婵、陈芋汐、张家齐、王宗源等多名00后小将新星闪耀,也在个人奥运首秀上创出佳绩。

八个项目一共摘得7金5银,女子项目全部蝉联奥运冠军,男子项目收复失地,时隔9年捧回了男子双人3米板金牌。男子双人十米跳台的曹缘和陈艾森遗憾拿到银牌,这也是跳水队唯一未能夺金的项目,但他们的表现依旧精彩,获得诸多支持和点赞。

大满贯选手施廷懋和世界冠军王涵先是联手摘得女子双人3米板金牌,随后又包揽了女子3米板的冠亚军,分别实现了奥运五连冠、九连冠。

和施廷懋王涵组合一样,谢思埸与00后小将王宗源也是先联手摘得男子双人3米板金牌,随后又包揽了男子3米板的冠亚军,就此施廷懋和谢思埸两人成为本次奥运会跳水项目中的双料冠军。

“奇袭组合”陈芋汐和张家齐在女子双人10米台跳水比赛中刮起青春风暴,平均年龄只有16岁还稚气未脱的两人,以毫无悬念的五轮领先,超过对手队52.98分的优势锁定冠军,这也是自2000年悉尼奥运会设立双人跳水项目以来跳水取得该项目六连冠。

单人项目中,最精彩的肯定是在女子10米台单人比赛中上演惊人“水花消失术”的14岁小将全红婵,她“三跳满分”打破世界纪录, 实现“梦之队”此项目4连冠。

全红婵的横空出世更是直接炸出几代跳水大魔王,高敏、吴敏霞、陈若琳、秦凯等师兄师姐们都对这一夺冠瞬间赞不绝口。

跳水队为什么这么强?“练呗”

足有近40年的时间,跳水梦之队的世界统治地位几乎无从动摇:

轻松甩开对手100分,第一个断层“出道”的高敏;

连续三届奥运会摘金,敢于急流勇退又敢于在复出后从头开始的伏明霞;

高龄复出,顶住压力为梦之队打开悉尼奥运会艰难局面的熊倪;

创造世锦赛五连冠、奥运会四金辉煌的郭晶晶……

要说起梦之队给其他国家选手带来了怎样的“巨大阴影”,著名好莱坞影星杰森斯坦森的答案非常爆笑。三十多年前,头发还挺茂密的杰森斯坦森当时是一名英国跳水运动员。他的成绩一般,比赛日常“炸鱼”,那个时候他们队最怕的就是队。

被跳水运动员“统治的恐惧”,直到很多年后杰森斯坦森都转行做演员了,他仍然记忆犹新。

让硬核肌肉猛男都要抖三抖的跳水队,到底为什么这么厉害?

新晋跳水“小魔王”全红婵大佬脸:练呗!

一个完美的跳水动作包括起跳、连接、空中造型、空中看目标、打开、控制、入水压水花七个环节,每个环节的完成质量均影响着动作的整体效果。

做好这些步骤,队唯一的办法就是勤加苦练,从早上6点练到晚上7点,水里泡着练,地面吊绳上练,一天光是起跳练习就是三四百个朝上。

全红婵是这届奥运会代表团年纪最小的运动员,才刚刚入选跳水集训队不到一年,从未参加过国际大赛,就连比赛中要展示的全套动作都是在去年9月第一站选拔赛前掐点学会的。

很多人都称她天资过人,是个不可多得的跳水天才少女,但这份“轻而易举”靠的其实是每天练跳400多次的刻苦磨炼。

四年前的纪录片里,陈芋汐站上10米台完成难度动作时更是很难控制住恐惧,忍不住瑟瑟发抖,但都硬憋着眼泪继续练。

几个孩子小小年纪就是一头黄毛,不是染发了,是被泳池里的水漂黄的。

11岁时的陈芋汐

去年现身选拔赛的全红婵,顶着一个“海胆头”

同为00后的王宗源也是第一次参加奥运,平时练得多狠,从男子单人3米跳板半决赛上他满身的肌效贴就能看出。肌效贴在运动员身上并不少见,但是这么大面积使用的,实属少见。

与王宗源一起奋战两个项目的谢思埸在两次夺冠后失声痛哭。在跳水男队里,谢思埸已算得上是一名老将,同期入队的许多队友早就成了奥运冠军,而在东京,他却是第一次站上奥运舞台。

2014年脚腕骨折让当时状态正好的他只能暂停训练,到了2016年里约奥运会又因腿伤复发错过参赛机会,足足等了7年才站上赛场,他脚上还有一根铆钉在陪他作战。

哪有什么轻而易举的成功,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所有的强大都是一点一点磨出来的。

“压水花”技术难度如何突破?

对于大部分观众来讲,评判跳水技术的好坏,主要是看“水花大小”。队的“压水花”技术向来没得说,甚至深深刻进了每一个运动员的DNA里,即便是退役了也无法忘记。

跳水奥运冠军田亮就在综艺节目里多次展现了跳水队对“压水花”的执念。有次他学习潜水,被教练嫌弃入水时动静太大都是水花,田亮一下子就炸毛了:“什么!我没压水花?!”

东京奥运会跳水女子双人10米跳台决赛,陈芋汐和张家齐全程像复制粘贴,以绝对实力拿下全场最高分,解说的一句点评直接亮了:“下饺子”的水花都比这大。

全红婵“三跳满分”甚至把隔壁澳大利亚教练馋哭了:别人家的孩子,想要……

叫好之余,也有不少网友好奇,到底为什么跳水队“压水花”可以这么厉害。

其实,“压水花”技术的发展和成熟也是在不断摸索中发现改良的。刚开始,运动员的入水动作多是采用使肢体成尖锐状的技术,如果手先入水,就要双手合拢,手臂伸直,成前面尖、后面大的楔形体形状;如果是脚先入水,就要脚面绷直,脚尖首先插入水中。这样做虽然可以有效减小入水时人体所受到的冲击力,但“压水花”的效果却不明显。

队就愁啊,但是没想到歪打正着,有人偶尔脚尖绷不好,呈勾脚的入水动作,反而水花小了,这才开始逐渐改成了如今的顶臂翻掌或是两手重叠形成一个面撞入水中的“压水花”技术。

建队之初,跳水队并不被看好,因为跳水本是欧美选手的领地,但是跳水队根据人的体型特点发明的压水花技术彻底改变了世界跳水的格局,仅用一届奥运会的时间就取代了当时跳水队的霸主地位,至今这种压水花的技术仍在为世界各国使用。

不过进入新世纪以后,世界各大跳水强国在被压制了十年后,对跳水队展开了围剿般的进攻,他们学会了队的压水花技术,把男子训练手段运用到女子运动员身上,以前所未有的高难度冲击队雷打不动的稳定性。

2003年的游泳世锦赛上,就发生过跳水赛程已经过半,但5枚金牌队仅取其一的惨烈战况,此后的雅典奥运会形势岌岌可危。考虑到当时由于非典肆虐,跳水队被迫封闭训练,长期缺乏比赛,教练组在认真分析世界跳水运动的发展趋势后,大胆尝试各种新的训练安排和方法、手段,大力发展动作难度,狠抓细节,努力提高动作质量和稳定性,最终在雅典奥运会上,梦之队豪取6金,让世界为之震撼。

退役名将加入国际组织提升跳水话语权

今年东京奥运会有个新闻,一度热度超过了运动员们:“跳水皇后”郭晶晶以国际泳联跳水技术委员会委员的身份重返奥运会,主要工作是评估裁判工作是否称职、场上执裁是否公平,也被网友们戏称为“裁判的裁判”。

在评估过程中,技术委员会委员需要观察每名运动员的跳水动作并且打分,再将每位裁判员所打出的分数与自己的分数对照,如果差距过大,就会进行记录。

此外,北京奥运会10米跳台单人及双人项目金牌获得者陈若琳,在北京、伦敦奥运会执裁的国际跳水裁判员饶琅,也都承担了东京奥运会的部分裁判员工作。

与郭晶晶相比,陈若琳的裁判经验更为丰富,2016年10月退役后她就开始了裁判生涯,并于2017年进入国际泳联跳水技术委员会。

在跳水队领队周继红的大力推动下,向来有跳水运动员进行国际裁判职业资格学习和考证的惯例。2018年郭晶晶和吴敏霞在怀孕时,还在参加跳水国际裁判培训考试。

如今在国际泳联官网,除了担任赛事小组委员会成员的郭晶晶,周继红、施廷懋(运动员代表)和陈若琳也是国际泳联跳水技术委员会的成员。

随着籍面孔在奥运会裁判员和执法工作中的比重加大,相应的理解和尊重必然随之增强。逐步增大在国际体育领域的话语权,也是从另一个方向将裁判员错判漏判带来的损失降低的一个途径。

郭晶晶、陈若琳等人的涌现,在代表形象和实力的同时,也继续为跳水在国际话语权上的提升做出贡献。

东京奥运会上曾经有过非常暖心的一幕:

跳水女子3米板决赛上,选手施廷懋和王涵包揽金银牌。郭晶晶和陈若琳一秒化身“小迷妹”,也兴奋地登上颁奖台分别与施延懋、王涵合影。

一张三代跳水女皇比心同框照堪称“奥运世界名画”,也点出了跳水队在这届奥运会上的一个关键词——传承。

一代代跳水女皇在交接皇冠,跳水梦之队的传承,薪火相传,代代不息。

“我追随着传奇的脚步,终将成为传奇”,说的不正是她们?

5岁的张家齐和郭晶晶

跳水影响力难扩大,急待领物

里约奥运会后,功勋老将吴敏霞、陈若琳宣布退役,到今年的东京奥运会,跳水队已经完成了一波更新换代,仍然保持着“以老带新”的传统。

这是跳水队几年来保持的好传统,他们有着完备的队伍建制,有着详细的青少年培养计划,也有严格的选拔考察机制。所以每次奥运会后面临老将隐退,规则变更的时候都能淡定从容,这也正是梦之队长盛不衰的秘诀。

不过如今跳水世界的竞争越来越激烈,跳水队并不敢轻敌自满,更不可能松懈下来,因为要面临的问题和困难还有许多许多。就像施廷懋在和郭晶晶直播连线中说的那样,“跳水虽然没有对手,但整场比赛比下来还是不轻松。”

从运动员选拔角度来看,周继红曾无奈表示,现阶段练习跳水的孩子已经越来越少,“尤其是男孩”,但外部的竞争者却在不断涌现。

而在新老交替的过程中,很多女孩还要经历青春期发育后的调整。比如这回脱颖而出的陈芋汐,在东京奥运会因延期的这一年里,身高突然长高了10厘米,让跳水首位世界冠军、陈芋汐的启蒙教练史美琴大呼“恐怖”。

身体的变化,让陈芋汐的成绩出现了较大的波动,她的整套动作完成度都会比长高前沉得多,空中翻腾也变得困难很多,打开方向、目标都有变化,外界甚至一度认为她可能无法入选跳水队的奥运阵容,但好在她最后还是顶住了压力,跨过了这道坎入选奥运阵容。

而跳水队作为一只金牌之师,名气很大,但仍要面临影响力难以扩大的问题。项目发展过于拘囿于竞技体育的过往,让梦之队即便开拓出与娱乐节目接轨的方式,试图脱去“小众”的外衣,但影响仍然不大,对吸引青少年参与跳水和增强跳水后备人才的作用也一般。

跳水竞技综艺《星跳跃》

此外,自郭晶晶、吴敏霞等人退役以后,跳水队几乎没有再出过明星运动员。

周继红曾说,跳水队每年都会出新的世界冠军,但不是说拿了世界冠军就能成为明星。跳水项目一直在等待一个领物的出现,想要出一个像郭晶晶、伏明霞这样具有领袖气质的运动员实在太难了,跳水队的未来可谓任重道远,挑战不小。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