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最差体校教练说选才看身体更要看性格

来源:新浪体育  2021-08-20 13:31:53

导读他从小就坐不住,自己也很喜欢跳水。我和他爸爸问他,如果不想上学的话到底还想要做什么,他就跟我们说想要来学跳水。——一个想到湛江体校

“他从小就坐不住,自己也很喜欢跳水。我和他爸爸问他,如果不想上学的话到底还想要做什么,他就跟我们说想要来学跳水。”——一个想到湛江体校学跳水的孩子家长说。

东京奥运会的女子10米跳台上,14岁的全红婵横空出世,站上了最高领奖台。之后,全国的“网红”齐聚全红婵老家湛江市麻章区迈合村,期望能够蹭一蹭奥运冠军的热度。而湛江更是在已经有了劳丽诗、何冲和全红婵三位跳水奥运冠军之后,再一次刮起了“跳水热”。在红星新闻前往湛江市体育运动学校(以下简称湛江体校)采访的过程中,来自湛江本地的父母带着自己的孩子前来“试训”,想要满足孩子跳水的梦想。

湛江,一个略显“透明”的地级市,因为一个个耀眼的冠军,有了“跳水之乡”的光环。光环之下,这里的“播种者”、“苗子”和“土壤”又是怎样的?我们试图抵近探访,给出一个真实画像。

湛江体校跳水场湛江体校跳水场

一所体校

探访“最差体校” 教练说选才看身体更要看性格

8月中旬的午后,地处雷州半岛的湛江酷热难耐。位于湛江市麻章区的湛江体校跳水场内,依旧还有十余个孩子在重复着看上去简单的动作,从一侧的跳台和另一侧的跳板上纷纷钻入碧绿的水中。

走板、起跳、腾空、转体、入水……与师姐全红婵相比,他们在泳池里溅起的水花的确不小,但在这些练习跳水时间还不长的孩子里,这样的表现已经足以让教练们看到希望。

湛江体校跳水场湛江体校跳水场

在接受采访时,全红婵的启蒙教练、湛江体校资深跳水教练陈华明表示,“我们的选材除了关注孩子们自身的身体素质——包括爆发力、弹跳力、腰腹力量——这些展现出的‘刚性线条’之外,更多地也考虑到他们的性格。想要成为一名出色的运动员,他们必须有很冲的性格,缺乏‘刚性’的运动员往上冲成绩的时候会明显地呈现出力量不足的问题。”

14岁的全红婵奥运夺金之后,外界对湛江体校贴上了全国条件“最差体校”的标签。诚然,这座位于湛江市相对较偏僻地区的体校硬件条件比较一般,但对于确保每一个小将的安全与健康方面完全没有任何疏漏。受到全红婵夺冠的影响,湛江这座“跳水之乡”的运动热浪再一次被激发。

红星新闻采访的同时,也遇到了来湛江体校试训的一家人。母亲在与红星新闻交流时表示,“他从小就坐不住,自己也很喜欢跳水。我和他爸爸问他,如果不想上学的话到底还想要做什么,他就跟我们说想要来学跳水。”

郭艺测量孩子臂展郭艺测量孩子臂展

出生于1996年的中生代教练郭艺同样也是湛江体校走出的跳水老将,他从省队退役之后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回到了自己梦想开始的湛江体校。他在陈教练之前就对孩子的身体素质进行测试,将前来“试训”的孩子拉到一边,在墙上测量了一下孩子的臂展,并且与身高进行比较。

“您看,他的臂展要比身高短了一截,”郭艺对孩子母亲说,“身体天赋可能稍稍差了一些。”

对于自身所展现出的天赋,孩子本人并没有太多的想法。在简单的测试之后,他便一直在泳池边跑来跑去,观察着其他正在训练的跳水小将们。从准备动作,到空中姿态,再到入水效果,一套甚至可以呈现在奥运会赛场上的满分动作都已经跃然浮现在孩子的脑海中。

郭艺教练为孩子纠正动作郭艺教练为孩子纠正动作

天赋之外,热爱同样不可少。

在湛江,每一个在这片土地上的孩子都从小就感受着碧波的温柔与欢笑,与水的亲密接触让他们在这个炎炎夏日能够轻松自在。

刚性的身体、性格,与水花的柔美、娇脆,在跳水之乡看上去是天然的和谐。

一群苗子

冠军的师弟师妹们:是运动员 更是孩子

作为湛江的传统优势项目,跳水在这片土壤上拥有非常扎实的群众基础。陈华明教练说:“从50年代到现在,不断都有新人出现。”

目前,在湛江体校练习跳水的孩子有数十人。他们来自于湛江不同的地区,当前的年龄普遍都在7岁到11岁左右。11岁的林雨(化名)在这里练习跳水已经4年多,据她表示,每天基本上都要在水上跳百余个动作。而当被问及是否希望像自己的师姐全红婵一样,在国际大赛中收获很好的成绩时,稚嫩的孩子说“从未想过”。

烈日下训练的跳水小将烈日下训练的跳水小将

当红星新闻将对于未来运动成绩的展望这一问题抛给其他孩子时,得到的答案同样是“没有想过。”

尽管在烈日的室外训练,让他们的皮肤从小就黑得发亮。但是当他们完成一个又一个动作,从泳池中爬上岸边的时候,分不清是汗水还是泳池水映射的阳光,让个子不高的他们看上去是那么神采奕奕。

假期里下午三个小时的训练之后,拿着训练场大门钥匙的孩子等待将拍摄的器材全部收拾好离开之后,熟练地找出一大串钥匙中的那一把,将跳水场的大门锁好。

“干饭”的跳水小将“干饭”的跳水小将

“走走走,干饭去!”领头的孩子也只有11岁,她看上去要比其他的队友高那么一头,自然就成为了“孩子王”。

从跳水场走回宿舍将东西放下,拿上自己的饭卡去食堂的这段路,或许是他们每天最开心的时间。在路上看到其中一位队友仰慕的足球队队员,一群孩子们起哄着跑上前拉住走得很快的队友,不停地在她耳边耳语。

走下跳台,离开泳池的那一刻,孩子们的天性完全释放。他们疯跑,他们密语,他们也有自己仰慕的那个踢球少年。

走进食堂之后,孩子们排到了运动员打饭的窗口前。隔开每一个窗口的低矮栏杆上,他们横躺在上面,跨坐在上面,一点也不是在泳池旁规规矩矩听教练指导的运动员。

十块钱的餐食有一份素菜、一个大鸡腿、一份米饭、一碗汤和一个苹果。在炎热的夏天,食堂里的几个大风扇呼呼吹着,孩子们迅速“干饭”,吃完之后便在食堂门外拿着的摄影机互相拍摄、嬉戏。

一个小运动员装模作样地采访:“同学你多大了?”

“我58!”另一个嬉皮笑脸的回答。

……

也许这其中不会有像奥运冠军全红婵一样的天才少年,又或许他们能够取得再一次的突破与成就,但冠军之外,他们也是一个普普通通、稚气未脱的青涩少年。

一个“跳水之乡”

体育给了孩子更多可能 “未来还会有全红婵”

在已经发展了数十年的湛江体校,对于跳水这个项目有着非常成熟的选才机制。以陈华明教练为代表的教练团队每年都要到乡镇选拔,从一些肉眼可见的天赋中选中那些有可能出成绩的队员。

其实在2014年看中了全红婵之后,陈华明还一度担心她是否愿意来体校进行正规的跳水训练,“毕竟这是一个双向的选择过程嘛。”

跳板上的跳水小将跳板上的跳水小将

在陈教练的眼中,尽管湛江并不是一个经济十分发达的城市,但通过多一条成长路径的选择,能够给孩子的未来提供更多的可能性。

“我们湛江体校这边,周一到周五上午是学习,下午是训练,晚上还有文化课或者是自修。”陈教练说,“即便是运动成绩达不到省队、国家队的要求,但孩子们也能够在这里从小学、初中、中专甚至读到高中,未来可以往体育院校这条路去发展,考一个好大学。”

据了解,在陈教练带过的队员中,绝大多数孩子的家庭条件都非常普通。不会像外界传说的那么惨淡,当然也没有特别殷实。

“体育只是一个选择,是开拓他们未来道路的一个选择,给了这些孩子多向性的更多可能。”

在与体校周边村民聊天的过程中,一位小哥跟表示,自己和周边人都十分关注奥运会的跳水比赛,“因为知道有一个湛江孩子会去比奥运会的喔。”

“虽然我们湛江人收入不算多,但是你看有很多人走出去了之后还是愿意回来,毕竟这里才是他们的家乡。你看之前的劳丽诗,在奥运会拿了冠军之后,我们在海边还修了一个雕塑,大家对于跳水冠军是十分有认同感的喔。”

说着,村民就拿出手机开始搜索劳丽诗的“跳水女神”雕像,还打开手机地图告诉要怎么打车前往那里。

语气和举止间,满满都是对湛江孩子的自豪。

10米跳台上的跳水小将10米跳台上的跳水小将

在打车前往赤坎区水校的路上,司机何师傅也开始向外地来的介绍湛江的三个跳水奥运冠军。

“劳丽诗和何冲都是赤坎区走出去的,一个2004年,一个2008年。现在又多了一个麻章区的全红婵。我们湛江有五个区(实际上是4个市辖区,笔者注),希望再有三届奥运会,我们湛江所有区都有奥运冠军了!”

在全红婵被全国宠上热搜之后,外界似乎并不满足于只有一个14岁的奥运冠军,纷纷希望洞见湛江跳水的全部真相与未来。而针对未来是否还会有千千万万个全红婵的讨论,61岁的陈华明教练表示,

“不能说有千千万万个全红婵,但未来还会有!”

下一篇:第十四届全运会男排成年组结束了循环赛阶段的比赛
上一篇:第十四届全运会男排成年组半决赛在陕西省榆林市落幕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