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拥有超凡魅力而且总是那样绅士

编辑:  来源:  2021-04-02 15:32:01

“火焰”拉希卜是一匹梦中之马。它非常美丽,非常经典,没有瑕疵。他的性情也让人难以置信。我从没见过一匹公马能像拉希卜一样儒雅,它又不缺少任何一点儿你希望在一匹种公马身上看到的特质。他拥有超凡魅力,而且总是那样绅士。

——纳赛尔-马瑞博士

在这个到处是俊马世界,“火焰”拉希卜只有一个。它所呈现的就是一匹理想中的阿拉伯马的样子,兼具身型之美和气质之美。拉希卜是世间罕有的绝品良驹之一,不仅有惊艳的外表和尊贵的气质,还是世界上难得的优质种公马。它的一生充满传奇色彩。2016年他就满20岁了,我们仍然期待未来它带给我们更多惊喜。

明星诞生

1996年1月2日,拉希卜在以色列爱瑞拉阿拉伯马马房出生。它的父亲是世界知名的冠军马依姆达尔大帝(Imperial Imdal),母亲是专门用于繁育的进口母马AK拉蒂法(AK Latifa),曾于1985年以34.5万美元创下了马匹最高售价纪录。

从血缘上来讲,拉希卜属达曼-沙宛(Dahman Shahwan)支系,祖上可以追溯到艾尔-达玛(El Dahma)。从母亲的一方,它可以追溯到有着罕见古老埃及系血统的公马西莱科(Sirecho),它的母驹是阿拉伯马繁育中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种母马。

从拉希卜出生的那一刻起,它就是一个非常出众的小驹子。阿拉伯马选秀裁判纳赛尔-马瑞博士是第一批从埃及到爱瑞拉马房考察马匹的育马人,他的经验非常丰富。他还清楚地记得,他第一次看到拉希卜时的情景。

“那时他还在他妈妈身边,只有3个月大,但我已经能够断定它非常特别。他优雅地跳来跳去,很独立,很自信。他的脖子呈拱型,在有棱角的肩膀上向前伸展着,这一下子吸引了我的注意。自从第一次见它后,无论它到哪里我都关注着它,以及它的成长和繁育。它从未让我失望过。”

尽管拉希卜还是一个没断奶的小马驹,它已经开始创造历史了。它作为由以色列繁育的马匹首次参加了在约旦安曼举行的中东阿拉伯马锦标赛。在那里,它赢得了第一个国际头衔——最佳未断奶阿拉伯公驹。一岁时,他又获得了以色列国家冠军公驹的头衔,并成为这场选秀赛的高分马。紧接着,它又参加了一个欧洲的选秀赛。这些比赛都是由著名德国驯马师弗兰克-斯波恩莱(Frank Spoenle)带领完成的。

一次来到波兰的机会

拉希卜没有辜负大家对它的期望。它在1998年波兰亚琛“多国杯”选秀赛中获得了它所在年龄组的第一名。比赛中,他吸引了波兰最著名的两位育马人的注意,一位是玛莱克-特莱拉(Marek Trela),他是珈诺-波德拉斯基马场(Janow Podlaski)的负责人,另一位是杰兹-比亚罗布克(Jerzy Bialobok), 是米恰罗马场(Michalow)的负责人。两个马场都是波兰的国家育马场。他们专门找到爱瑞拉马房提出希望能够在1999年租用拉希卜作为米恰罗马场的配种公马,然后下一年再到珈诺-波德拉斯基马场配种。这为拉希卜证明自己的价值提供了一次很好的机会。

比亚罗布克回忆说:“无论拉希卜是一岁还是两岁,我都非常喜欢它。尤其是按照埃及系阿拉伯马的标准来说,它拥有完美的腿部构造,步伐非常流畅,而且它个儿很高,脖子很长,头部很精致。我带着母马从它身旁经过一点儿也不感到害怕。”

在米恰罗马场的第一个配种季结束之后,1999年拉希卜又回到了驯马师弗兰克-斯波恩莱身边,参加选秀赛并赢得了很多奖项,包括:考伯-普来特选秀赛初级组冠军、维罗纳欧洲赛初级组次冠军公驹以及巴黎世界锦标赛五大俊马之一。在获得世界冠军头衔后,拉希卜就立即从巴黎选秀赛现场被珈诺马场的拖马车接走,回到了波兰。

大约十年时间里,波兰人用拉希卜繁育了数十个漂亮的小马驹,很显然数量是差不多了。但是在当时,用没有证明的直埃及系马作为种公马在波兰配种是很难被接受的。后来,波兰人走在我们前面几光年——基于他们对纳基尔的孙子、埃及系七五血的帕拉斯(Palas)马、也就是纳萨尔的孙子的了解,他们早就预见了拉希卜的潜在价值。

在拉希卜身上,他们找到了纳基尔的后代、萨克拉维一世(Saklawi I)血缘的完美代表,既具观赏性,又有很强的繁育能力。与波兰系马匹繁育,可以使波兰系马更具备阿拉伯马应有的气质——突出的特征、优雅的气质、流畅的线条和出色的运动性。

波兰人对拉希卜繁育的第一波小驹群感到非常满意,很明显,这些小驹子集成了很多优点,不是一些,而是波兰母马家族中的很多优点。米恰罗马场不久又和爱瑞拉马场谈了一个新合同,即在2008年的繁育季让拉希卜再到米恰罗马场来。

拉希卜的波兰后代获得的奖项包括:波兹南(Poznan)获得了多国杯冠军公马、欧洲杯次冠军公马、世界前十名种公马头衔;埃米拉(Emira)获得了国际冠军、波兰国家冠军及选秀最佳表现奖;珈利莱亚(Galilea)获得了世界及波兰冠军母马头衔;杜姆卡(Dumka)获得了拉斯维加斯世界育马人杯赛前五名、以色列国家级次冠军母马驹及以色列国家冠军母马头衔;兹洛西安(Zlocien)获得了波兰国家初级组冠军种公马头衔;威扎-巴贝尔(Wieza Babel)获得了波兰春季选秀赛初级组冠军母马及最佳表现奖;西科拉瓦(Siklawa)获得了波兰初级组次冠军小母驹头衔;艾洛伊达获得南非最高级冠军母马头衔;艾米流西兹(Emiliusz)获得全斯堪的那维亚半岛冠军种公马及瑞典国家冠军种公马头衔;波甘宁(Poganin)获得波兰国家次冠军公驹及2007年波兰国家冠军种公马头衔。

拉希卜在波兰证明了自己的价值,很多波兰育马人都带着景仰与渴望的眼光看待它。一些波兰人认为拉希卜最好的归宿就是呆在波兰,因为只有波兰才有真正的好母马配得上它。拉希卜在米恰罗马场的女儿们,尽管年纪还小,但已经被认定是高价值繁育母马了。在一年一度的波兰售马会上,拉希卜的母驹后代都非常抢手,而且都以高价成交。如西科拉瓦(Siklawa)2007年以10万欧元的价格卖到了卡塔尔、米恰罗马场的母马艾格亚(Egea)和艾丽萨拉(Ellissara)2008年分别以16万欧元和24万欧元的价格卖到沙特。

悲剧性事故

如今,当你看到拉希卜时,你可能无法想象,在4岁时,它出过一次严重事故,与死亡擦肩而过。在波兰成功结束了第二轮繁育期以后,爱瑞拉马场突然想出一个大胆的主意——冷冻拉希卜的精液。当时以色列还没有这项技术,于是他们就安排把拉希卜转送到一个德国的马匹中心。

2000年11月17日,在德国慕尼黑的一个马匹繁育中心,工作人员正在采集拉希卜的精液,突然旁边一匹母马按捺不住激动一阵乱踢,意外踢中了拉希卜的右前腿,结果尺骨被踢断了。这次骨折特别复杂,关节严重受伤,这完全限制了拉希卜把腿抬起来往前伸的能力,也就是说它没法走路了。鉴于伤势十分严重,专家们评估认为复原的机会非常渺茫,有人建议实施安乐死,也算给它个解脱。

爱瑞拉马场经理珊-凯达尔回忆说:“事故之后,在当时那种艰难的情况下,我根本没法面对拉希卜。我让我们自己马场的兽医吉欧拉-阿芙尼博士马上飞到德国,和德国的外科医生一起会诊。”

珊和阿芙尼博士都坚持,要尽一切努力让拉希卜活下来,不能对它进行安乐死。于是,经与慕尼黑大学多名外科医生会诊,大家决定先做一个相对比较复杂的手术,包括把金属板用螺丝固定在腿骨及关节上。如果第一步成功了,后面就得让伤腿保持很长时间不能踩地,慢慢复原。

阿芙尼博士说:“正是拉希卜天生坚韧的性格让它能够活下来。在如此巨大的折磨下,拉希卜展现出惊人的勇气,无论你让他做什么,他都能忍耐。他是一个模范病人,能够坚强地忍受疼痛和那些为了固定它而对它采取的束缚和限制。”

可是,第一次手术之后还是出现了严重的并发症,骨头严重感染。当然,这在此类手术中非常常见。据珊回忆:“事故发生三周后,当时我们正在巴黎参加比赛,德国那边告诉我们必须要把拉希卜放倒,因为它的伤腿感染得非常严重。医生们认为马已经忍受不了了。”

“经过很长时间的思想斗争,经过了很多个不眠之夜,在给全世界的马匹外科专家们打了无数通长途电话之后,我们做了一个决定。我们请求医院先不要把拉希卜放倒,再给它做第二次手术。这一次是把金属支撑取下来,然后让骨头尽可能自然愈合。我们希望无论它的腿怎么样,首先是让它活下来,至少他还能繁育。实际上,最终结局如何,很大程度上是取决于拉希卜自己的意愿和意志,还有运气,或者说需要很多很多运气。。。”

手术后的几个月时间,拉希卜被固定在一个畜栏里,不能走甚至不能转身。我们还得把它饿得越瘦越好,以减轻体重对伤腿造成的压力。

“事故发生的六个月后,我到慕尼黑去看拉希卜”,珊回忆说:“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看到它非常不好的状态了,但当我见到它时,我还是不敢相信,他比原来缩了一半。我从来没有见过一匹马能憔悴成这样。我很震惊,后来特别伤心,都不抱什么希望了。”

拉希卜在慕尼黑的医院呆了9个月,后来又被送到德国一家特别的康复中心呆了6个月,一方面是恢复受伤部位,另一方面是要进行全面的身体锻炼。大家都怀疑这匹马还能不能恢复如初。

后来,驯马师弗兰克-斯波恩莱给珊打电话,告诉她他在康复中心看到拉希卜了,并且完全没想到它竟然能恢复得这么好,甚至没准有一天都能复返比赛场。珊听后完全不相信。后来,拉希卜又在斯波恩莱自己的马场呆了一个月,为返回以色列做一些血液测试和其他文件准备。2002年5月2日,就在拉希卜临行前,斯波恩莱又对珊说起,一定要考虑以后让拉希卜复返赛场。珊依然表示怀疑,她很确定是斯波恩莱过度乐观。

后来,斯波恩莱的这个建议恰恰成了一个真实的预言。据珊回忆:“在2003年的以色列国家选秀赛中,弗兰克-斯波恩来和我一起站在环形秀道上,我们看着彼此。了解我们的人都知道,弗兰克和我都不是那种特别情绪化的人。但是我们仍然不敢相信,自从拉希卜受伤后,在经历了种种种种之后,又一次,我们重新站在比赛场上——而且是和拉希卜一起。拉希卜就在我们身边,用它的四条腿站着——看上去安然无恙。我们难以抑制心中的激动,这对我们两个来说是终生难以忘怀的一刻。”

选秀赛结束后,拉希卜被评委一致评为以色列国家冠军种公马。

重返以色列

虽然拉希卜大部分配种事业是在国外开展的,但它仍是以色列选秀比赛中的佼佼者。他在以色列的第一批小驹子生于1999年,数量不大,包括10匹公驹子。直到今天,拉希卜在以色列只有60几个纯种的公驹子。在最早的一批驹子当中,有一个特别漂亮精致的小公驹叫阿尔-拉哈卜(Al Lahab),出自爱瑞拉马场的世界顶级母马视野HG(The Vision HG)。

阿尔-拉哈卜最终成为世界上获殊荣最高的种公马。它的奖项包括:两届“多国杯”选秀赛冠军、世界冠军种公马以及迪拜金杯赛冠军等。他还是一个有极高世界知名度的国际配种公马,这为其主人德国弗莱德曼家族赢得了荣誉。

阿尔-拉哈卜同父同母的弟弟阿尔-哈迪亚AA(Al Hadiyah AA)被奥地利的拉-莫维达阿拉伯马马场(La Movida Arabians)租用,在2008年奥地利国家锦标赛和德国的阿西尔杯赛(the Asil Cup)中都赢得了初级组冠军头衔,后来它被以色列当地人买走。

拉希卜的女儿巴达薇AA(Badawieh AA)是由艾丽-米斯拉提(Eli Mislati)和爱瑞拉马房共同繁育的。在卖到国外之前,它获得了以色列埃及系阿拉伯马马展初级组冠军母驹、以色列国家冠军母驹等头衔。现在由阿联酋的阿耶曼马场(Ajman Stud)拥有。巴达薇后来又在海湾国家赢得了很多冠军头衔,包括2009年在沙特阿拉伯的阿尔-哈莱迪亚俊马节(Al Khalediah Horse Festival)获得初级组次冠军母驹、沙迦国际选秀赛初级组冠军母驹等殊荣。

在以色列出生、由爱瑞拉之外的其他马场繁育的小驹子也在国际上赢得了很多冠军头衔。带埃及系血统的公马AA亚洲(AA Assal)也是以色列出名的冠军马,马主和育马人是阿维-阿罗尼(Avi Aharoni)。它曾获2008年德国施特洛恩国际选秀赛冠军种公马头衔、2009年英国南英格兰选秀赛超级冠军种公马头衔。

直埃及系种公马阿提克-哈立卜(Atiq Haleeb)由茨维亚-伊丹(Tzviah Idan)和库提-阿荣(Kuti Aharon)合伙经营的伊丹-阿提克阿拉伯马马场(Idan Atiq Arabian Stud)繁育,后来被纳米比亚的大卫-博萨(David Botha)家族买走。这匹马第一年参加比赛就取得了优异的成绩。2009年1月在南非西开普的伍斯特地区选秀赛中赢得了最高冠军种公马头衔,4月在南非国家冠军杯赛中获得五大顶级种公马称号,9月获得了纳米比亚国家最高冠军种公马荣誉。

还有一些由以色列繁育的拉希卜直埃及系后代也取得过非常好的成绩。如诺布(Nob),纳法塔大帝(Imperial Naffata)的驹子在以色列春季选秀赛中获得初级组冠军母驹头衔;阿尔-拉艾布AA(Al Raheb AA),视野HG的驹子,在加利利阿拉伯马节和以色列国家锦标赛中获得初级组冠军公驹头衔;巴拉卡AA(Baraaqa AA)获以色列国家冠军小母驹头衔;伊曼-阿尔-卡玛尔(Iman Al Kamar)获埃及系阿拉伯马马展次冠军母驹头衔等。

还有一些以色列繁育的半血埃及系阿拉伯马,包括:AA 阿拉比纳(AA Alabina)获国家次冠军母马头衔、AA阿色丽(AA Aseele)获加利利阿拉伯马节初级组冠军、奥姆涅特-阿尔-阿云(Omniet Al Ayun )获以色列国家次冠军母驹等。

启程赴美

知名裁判、育马人和纯种马代理商雷蒙德-玛再(Raymond Mazzei)是一个波兰血系阿拉伯马权威专家。他经常考察波兰的马场。玛再在波兰时注意到拉希卜的小驹子,虽然那时他们还特别小。

“我想我需要看看它们的父亲,因为那些小驹子都太出色了”玛再回忆。2003年他最终成行来到以色列,有机会见到了拉希卜。玛再说:“虽然我本人一直青眯波兰系的阿拉伯马,但是发自内心的,我被拉希卜征服了,我一下子把血系问题抛到一边。我已经认识了他的小驹子,现在我意识到我正在研究的不仅是马,还是一个重要现象。”

一年以后,玛再又来到以色列,这次他是随裁判团来的。正是他们这个裁判团最终给了拉希卜第三次以色列国家冠军的头衔。比赛结束后,他向爱瑞拉马场的经理珊提出一个令人兴奋的建议——让拉希卜去,去他自己经营管理的马场配种。由于这个合同,爱瑞拉马场不得不终止了拉希卜去弗里奥索农场(Furioso Farms)和弗尔丽塔马场(Ferlita Arabians)的协议。2005年夏天拉希卜飞赴加利弗尼亚,为2006和2007两个配种季作准备。

在,拉希卜与那里最好的波兰系纯血和半血阿拉伯母马交配。玛再还专门挑选了一些直埃及系母马和拉希卜配种。他们打算生出小驹子后再用最好的波兰系公马配,目的是试着育出不仅在,而且在巴黎和亚琛都有竞争力的好马。

提到拉希卜是“自然的奇迹”,玛再这样说道:“拉希卜是目前存活着的最重要的纯血阿拉伯种公马。”在期间,拉希卜只在肯塔基州的路易斯维尔埃及系阿拉伯马展上表演了一次。就是这次,它获得了2006年埃及系阿拉伯马展最高级次冠军种公马头衔,冠军是它的儿子阿尔-拉哈卜。

2008年2月,拉希卜完成了它在加利弗尼亚的使命,然后再次回到了波兰的米恰罗马场。

与埃及的历史性交换

到这里,拉希卜的传奇故事迎来了一个完整的轮回。最初关注拉希卜的埃及知名育马人纳赛尔-马瑞在上次造访爱瑞拉马场11年之后,又来到了以色列。这次他是随高级裁判组来执裁2007年以色列阿拉伯马国家锦标赛的。这次的比赛中,8个国家冠军中有4个是拉希卜的后代。

马瑞回忆到“。。。我都为我自己感到骄傲。。。”,那就是他在拉希卜只有3个月大时没把它看走眼。这次与拉希卜相遇后,马瑞冒出把拉希卜的血统和他自己的阿尔-巴德亚(Al Badeia)血统结合起来的想法。没过多久,马瑞在巴西当裁判期间,他收到了一封来自珊的电子邮件,珊问到他知不知道哪儿有爱瑞拉马场能租借的种公马。

珊回忆道:“马瑞博士回复我,他问我们是否对他的公马——阿斯福(Asfour)的儿子塞米昂-沙拉夫(Simeon Sharav)感兴趣?当我说可以时,他又问我能否让拉希卜到埃及呆上六个月?可以让拉希卜配他自己的和其他一些慕名配种的母马。我欣然同意,这次合作不到24小时就谈成了。”

这次合作成为了历史上一次重要的里程碑,因为这是首次埃及和以色列育马人用交换的模式租借种公马。作为协议的一部分,阿尔-玛拉姆(Al Maraam),拉希卜同父异母的兄弟,也将从2010年8月至2011年3月到达阿尔-巴德亚马场。

马瑞提到第二次见到拉希卜的情景时,嘴角露出淡淡的微笑。“那是在开罗国际机场,那天拉希卜到了,要和我们一起呆上一个配种期。”他回忆说,“我看到他由我的经理纳赛尔-阿尤卜(Nasr Ayoub)牵着走出来。那一瞬间,我的心中充满了敬意。他看上去特别吸引人,很绅士,很优雅,也很有王者风范。”

“我给了它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赶紧把它带到农场,带到它新的、刚刚粉刷过的马厩,在那里它能看到农场的花园和游泳池。而且我也能从我卧室的窗户看到它,看它享用这个美丽的大花园。他的侧面就是我的两个主要的种公马——法立德-阿尔巴德亚 (Farid Albadeia )和玛格德-阿尔巴德亚(Magd Albadeia)——他们三个是个有趣的组合。我非常庆幸有机会让他们一起呆在我的农场里。”

“要说我对拉希卜多么有信心,那就是我用它把我所有的16匹母马都给配了。他们来自不同的血系,但我相信拉希卜肯定能在她们身上展现自己基因的能力。到目前为止,已经有4匹小公马和4匹小母马出生了,三匹小母马都超级棒,第四匹也非常好。小公驹中,两匹是一流的,另外两个也不错。作为育马人,我还能提什么更多要求呢?这些小马驹都长得特别像它的父亲,身材非常好,有着另人惊艳的脖子,角度标准的肩膀和俊美的小方头,以及流畅的步伐和与生俱来的气质。他们都很自信,并且带有阿拉伯马天生高贵的神情。在描述这些小驹子时,我就好像在描述拉希卜他自己一样,是它为我们做了这些贡献。”

又回家了

2009年4月,拉希卜最终回到它的家——以色列爱瑞拉阿拉伯马马场。又一次,王者归来。它也可以再一次被以色列的阿拉伯马育马人所使用,他们马不停蹄地开始利用这一机会。

“拉希卜一直这么多年都在世界各地辗转游历,该让它好好在家歇歇了。”珊说,“另外,马场中还有好几匹母马,有是在这儿繁育的,有的是买来的,也都等着拉希卜呢。我们一直想念拉希卜,让它回家的感觉真好。”

在阿拉伯语中,“拉希卜”是火焰的意思。拉希卜在不到13岁的年纪,就已将这团火焰和它的光芒照在了四个不同的大洲。希望它的火焰能够一直闪亮下去,照耀阿拉伯马繁育之路。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