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剑联花剑大奖赛暨东京奥运会花剑个人积分赛多哈站落幕

编辑:  来源:新浪体育  2021-03-29 17:21:05

北京时间昨晚,国际剑联花剑大奖赛暨东京奥运会花剑个人积分赛多哈站落幕,选手陈情缘夺得女子花剑亚军,在创造国际赛事个人最佳战绩的同时,为击剑队夺得最后一张东京奥运会入场券。

至此,东京奥运会击剑项目积分赛已全部结束,击剑队获得了男子重剑、女子重剑、女子佩剑这3个剑种的团体项目入场券以及各3张个人项目入场券,女子花剑、男子佩剑两个剑种各获得1张个个项目入场券。积分赛一无所获的男花能否跻身奥运赛场,需要在下月举行的亚大区预选赛上取得佳绩。

国剑收获团体个人14个席位 男花首次无缘奥运赛场

男子重剑队、女子佩剑队均是在最后一站奥运积分赛惊险获得团体赛资格的。

半个月前在匈牙利举行的世界杯布达佩斯站,女佩发挥不尽如人意,团体赛首轮不敌格鲁吉亚队被挡在前16名,能否进入奥运会命运已不掌握在自己手中。幸亏韩国女佩如愿进入半决赛,确保奥运积分位居四强,取得直通奥运会团体赛资格。在此情况下,积分位居第九的女佩有惊无险地获得属于亚洲区的唯一一张入场券,幸运进军东京奥运。

一周后,男重小伙子们依靠自己的超水平表现,奇迹般地闯进奥运赛场。上周在俄罗斯举行的世界杯喀山站,赛前男重奥运积分仅列第九,在亚洲队伍中落后韩国、两队,出线前景堪忧。关键时刻,男重小伙子爆发出惊人能量,1/4决赛力克世界排名第一的法国队闯进四强,三四名决赛击败世界劲旅俄罗斯队,奥运积分奇迹般地升至第6位。凭借较高的排位,男重获得本属于非洲区的一张奥运入场券。

相比之下,女重的冲奥征程要顺利得多。凭借2019年世锦赛团体冠军获得的高积分(128分),这支世界劲旅在奥运积分赛季早早赢得主动权,排名一直位居第一,一年前已预定一张团体项目奥运入场券。

根据相关规定,获得奥运会团体比赛资格的队伍,还可以获得3张个人项目入场券。这样,男重、女重、女佩将各有3名队员获得参加奥运会个人赛的资格。

另三支国家队因团体项目未能出线,按规定最多只能各有1人参加奥运会个人赛。残酷现实面前,选手奋力拼争,先是男子佩剑选手许英明以亚洲区第一名身份出线,后是女花新秀陈情缘在最后一刻超越前段时间表现不俗的队友石玥,搭上东奥运末班车。

令人遗憾的是,历史上战绩赫赫的男花在积分周期未有1人获得东京奥运会入场券,只能指望在亚大区预选赛杀出一条血路。亚大区预选赛将于4月下旬在乌兹别克斯坦塔什干举行,届时参赛的选手必须夺得冠军才能获得1张奥运入场券。虽然、韩国和无需参赛,但男花能否笑到最后,谁也没有不敢拍胸脯。男花曾长时间立下世界强队之林,一次夺得奥运赛个人冠军,两度摘取世锦赛团体桂冠。如今,这支英雄团队无论是团体力量还是个人实力,都被排除在世界列强之外,团体排名仅位居第九,在亚洲队伍中落在、韩国和三队之后,个人排名最高的陈海威仅列第31位,当年神韵全无。

东京奥运冲金需看女子重剑 女佩男重发挥好有望冲奖牌

历史上,击剑队曾4次登上奥运冠军领奖台。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栾菊杰夺得女子花剑个人冠军,实现击剑奥运金牌“零的突破”。2008年北京奥运会,击剑时隔24年再获奥运冠军,当时仲满摘取男子佩剑个人冠军。2012年伦敦奥运会,击剑队迎来史上最丰收的一届奥运会,雷声、女重分别夺得男子花剑个人冠军、女重团体冠军。

2016年,击剑队未能夺金而归,成绩最好的是获得团体亚军的女重,当时这支队伍的主将孙一文还获得个人季军。四个月后举行的东京奥运会,国羽能否重演夺金好戏?种种迹象表明,国剑冲金还得看女子重剑。

八年前,随着男花实力逐渐下滑,女重成为国剑的唯一亮点。近两个奥运周期,这支队伍不辱使命,除收获里约奥运会团体亚军外,还夺得2015年、2019年两届世锦赛团体冠军,孙一文、朱明叶以及林声在奥运会、世锦赛或世界杯、大奖赛均有夺金摘银好戏。

东京奥运会积分赛期间,女重积分一直位居第一,最终轻松获得一张团体项目入场券。不过,女重的优势并没有排名榜显示的那么明显,积分周期起跑领先得益于世锦赛夺金,同时世锦赛冠军的超高积分以及女重几支世界劲旅的实力相近,让女重得以在积分赛周期一直保持领先。事实上,此后几站世界杯赛女重未能夺得一次冠军,积分仅比位居第二的波兰队多6分,由此不难看出女重在世界赛场并不具备绝对实力。事实上,近几年女重赛场一直呈现群芳争艳的局面,、俄罗斯、韩国、波兰、等队均有冲击冠军的实力,女重能否重演伦敦奥运会好戏,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有希望,无把握。

女子重剑的孙一文、林声、朱明叶个人世界排名分居第三、五、十四位,她们3人均具备世界一流水平,如果临场发挥好,冲击奖牌甚至摘取金牌绝非奢望。此前,女重在奥运会个人项目历史最好成绩是季军,孙一文们能否上演突破好戏?

女子佩剑、女子花剑国手也有冲牌可能。近两个赛季,佩剑选手钱佳睿、邵雅琪多次在世界杯、大奖赛夺得个人项目银牌、铜牌,目前她俩世界排名分居第十、四位,奥运赛场如有上佳状态,完全有跃上领奖台的可能。近一年,石玥称得上女花在国际赛场的唯一亮点,昨天陈情缘以一枚弥贵珍贵的银牌在最后一刻实现超越,这位新秀的神奇表现,给近几年表现低迷的女花注入一支强心剂。这朵击剑小花能否在东京奥运会再度绽放?

如果男重在东京奥运会赛场雄起,请不要认为是一个大冷门。一来,重剑是容易爆冷门的剑种,早在2004年奥运会王磊就夺得了个人赛亚军,2006年世锦赛他更是收获个人冠军。二来,目前的男重具备挑战一流强队的实力,2019年世锦赛跻身四强以及一周前勇夺喀山站团体季军就是两个成功战例。有必要提醒一下,一旦男重登上奥运会团体项目领奖台,这支团队将创造建队史上的一项历史之最。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