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在三年后的巴黎摔跤能够再次登上最高领奖台

来源:新浪体育  2021-08-11 19:21:15

导读相比于里约奥运会的一枚铜牌,摔跤队在东京奥运会的总体表现还是有进步的,孙亚楠、庞倩玉夺得银牌,周倩和瓦里汗各夺得一枚铜牌。东京周期

“相比于里约奥运会的一枚铜牌,摔跤队在东京奥运会的总体表现还是有进步的,孙亚楠、庞倩玉夺得银牌,周倩和瓦里汗各夺得一枚铜牌。东京周期,我们通过强化体能、恶补短板、进行正向心理引导,极大提升了运动员为国争光的战斗力,实现了一些突破。但没有拿到金牌,还是有一些遗憾。”摔跤队教练许奎元说。

摔跤有过辉煌,王旭和王娇曾相继在雅典、北京夺得奥运金牌,但从伦敦周期开始,摔跤整体竞争力下降。在东京奥运会周期,摔跤队一方面补齐技术短板,在重点技术上进行突破,比如在男子古典式方面,高度重视跪撑角斗,树立“形式上被动,意识上主动”的概念,不能消极等待被动挨打,要积极移动防御,通过移动方位破坏对方的中心,使对方没有发力的机会,抓住时机大胆反攻,由被动变为主动。选手瓦里汗也因此在男子古典跤60公斤级摘得铜牌,实现了我国男子古典跤历史性的突破。另一方面强化体能,选手之所以屡屡在本次奥运会上演最后时刻翻盘的好戏,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有充足的体能做支撑。同时针对运动员比赛时容易背包袱,思想上放不开,进行了大量心理疏导,调动他们发挥出正常水平。也正因如此,本届奥运会女子摔跤获得了6个满额参赛机会,这还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以来的首次。

收获多枚奖牌的同时,与金牌失之交臂则是摔跤队在东京奥运会最大的遗憾。“我们其实已经具备和世界一流选手争夺金牌的实力,但还是在一些细节上没有把握好,导致错失金牌。”许奎元说。

东京奥运会摔跤比赛,队获得了5金1银1铜的好成绩,是最大的赢家。对此,许奎元指出,摔跤项目在的发展体系比较通畅,他们从小抓起,基础十分牢靠,在这种情况下,队多年来一直站在世界摔跤的顶端也就不奇怪了。我国运动员在竞技能力上与运动员差距并不大,但摔跤项目的基础较之以及其他摔跤强国还存在较大不足。

东京奥运会的结束,就意味着巴黎奥运备战的开始。对于新周期,许奎元表示,摔跤的初心就是为国争光,本届奥运会虽然有进步,但不能让我们满足,希望在三年后的巴黎,摔跤能够再次登上最高领奖台。

下一篇:东京奥运会女子摔跤自由式53公斤级决赛
上一篇:第十四届全运会摔跤比赛结束第三比赛日争夺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