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d williams谈棒球打击的学问

来源:中国棒球网  2020-08-07 22:48:21

导读 《打击的学问》作者Ted williams 12次 (包括连续7次) 美联上垒率第一,职业生涯 482的上垒率MLB历史最佳;4次美联全垒打冠军,职业生涯

《打击的学问》作者Ted williams 12次 (包括连续7次) 美联上垒率第一,职业生涯.482的上垒率MLB历史最佳;4次美联全垒打冠军,职业生涯长打率.634,仅次于Babe Ruth大神,史上第二;1941赛季以.406的惊人成绩荣膺美联打击王(史上最后一次出现赛季4成打击率)。

我比较偏爱轻一点的球棒。

我拿我的球棒当宝贝一样供着,把它们保养得能尽量使用长一点儿的时间。我经常要给他们抛光来让整个的纤维更加紧致。我不想看到它们有一点儿破损或者是掉色,因为那会让我分神。就像球衣一样——帽子不能太紧,裤子也不能鼓鼓囊囊的,袖子不能晃来晃去的。不能让这些东西打扰我。

我挥棒的时候,会注意让球棒的那个商标朝下,这样的话我就不会看见它后分心了。

当我们开始用松焦油、树脂或者油来涂抹在球棒把手上来防滑的时候,很多人会让这些东西一直在那儿上面沾着,能长达一周,甚至更久。(译者注:这是指使用竹子或者木质球棒的情况,一般业余和高中选手的铝棒没有涂抹这些东西的必要)

但是我会每天晚上都拿着酒精去把它们擦干净。

我还经常把这些球棒拿到邮局去称一称,看看重量是否有所变化。最后我会去红袜队的休息室再量一量它的长度有没有变化。我之所以需要经常这样去反复查看,主要是因为这些球棒每天都在球场上粘上各种泥土和露水之类的东西。这可能会让球棒变重,也可能让球棒变短。

我一般会订35英寸的球棒,中段比较窄,甜点区适中,重33盎司的那种。不过有时送过来的是33又二分之一盎司,有时候是34盎司,所以我需要经常自己再检查一遍这个球棒的重量。过了一阵子之后,我开始订那些不超过33盎司的球棒。我还清楚地记得那次Louisville Slugger的创始人之一,John Hillerich,把六支球棒放在床上让我挑的情景。这些球棒每支比另一支会重上半盎司。他让我闭上眼睛,然后挑选出两只之中,较重的那只球棒。我连着两次都选对了。

Ted Williams在挑选球棒

球棒的长度,形状和重量会根据不同人的喜好而不同。

Ty Cobb说他用过一支40盎司的球棒,但在他职业生涯的最后几年,他还是改用35盎司的了。Cobb还喜欢往前握。他把一支36盎司的球棒往前握了两英寸,就感觉像是一支34盎司的球棒了。

Ty Cobb,注意他握球棒的位置

此外,George Sisler的球棒重量基本在38到42之间。“左撇子”O'Doul 的球棒重达36盎司。Musial的棒子重32到33盎司。

Babe Ruth和他惊人的球棒(应为宣传用)

根据Hillerich和Bradsby(译者注:Louisville Slugger的创始人)公布的消息,Babe Ruth的球棒重到惊人——40盎司到54盎司。

不过Babe Ruth本身是又高又壮(译者注:Babe Ruth高1米87,最重的时候260磅),我最巅峰的时候高1米9,重190磅——和他一比,我就是个小蚂蚱。因此,使用一根轻一点儿的球棒对我而言显然更合适。此外,我还觉得,使用更重的球棒真的不会让你在打击力上有什么真正的提高。用一根更为轻巧的球棒也许可以让你打出更好的成绩。

所以我早在1938年,从明尼阿波利斯转到波士顿红袜队之前,就开始使用更为轻巧的球棒了。

那年八月份,天气很糟糕——我以前在西海岸没觉得这么热过。但是我打出了自进入职业棒球以来的最好成绩,在美联中,无论是本垒打数还是打点数都遥遥领先。但当我在打了很多次以后,我渐渐觉得有点儿不对劲了。

有一天,我们在哥伦布市,一个又热又多雾的晚上。我偶然之间拿起Stan Spence的球棒。

Stan Spence

Stan Spence的球棒非常非常轻。简直就是一根牙签。我就没见过这么轻的球棒。但毫无疑问,这根球棒也是松木的。所有那些打在球棒上的痕迹都看的一清二楚。但是我觉得握在手里真是太舒服了。我当时在用的是33盎司的球棒,所以我去问了Stan 能不能借他的球棒用用。

我第一次用这根球棒的那一个打席,面对的是一个左撇子,球数是2好3坏。,正如我一般时候会做的,我把球棒往前握了握,跟自己说:“我可不会被三振了,我无论如何得打到球才行。”这时候他投来一颗外角偏低的好球。我只轻轻一挥这根球棒,接下来的事情我都不敢相信——这个球打成了中外野方向的本垒打。虽然长度没有打破世界纪录,只有410英尺,不过够用了。

这让我幡然醒悟。

我开始对自己说:“天哪,我用一根最轻的球棒却打出了那么好的一颗球。”

10到12年前,所有人都开始在思考像Mantle,Killbrew和Mays这样的力量型打者为什么会使用轻巧的球棒,但是我那个时候已经用了很久了。我自那次本垒打起就开始用轻的球棒了。我一般会带着6到7根球棒,最轻的32盎司,最重的不会超过34盎司。

真的。我最后一个发挥比较好的赛季是1957年,那年我快40了。我打出了.388的打击率,比.400低12个千分点。就在那一年的春天,我用了一根稍微重点儿的棒子,34.5盎司。我往前握了四分之一英寸,结果球到处乱飞,特别多都是偏高的球。

赛季刚开始的时候,我特别喜欢使用那根球棒,所以最初,我把球都打到了左外野方向,而那个方向是他们为了防守我而形成的防守漏洞。(译者注:作者Ted Williams是左打拉打,一般会打到右外野方向)我一开始的时候其实不太适应这根稍微重一点儿的球棒,但是对于他们针对我的防守,还是很有作用的。

过了一阵子之后,他们开始想,肯定是因为这家伙老了,不能拉打了(所以球才都打到左外野去了)。因此又开始分散地防守,而非集中在右外野。这时,我把轻棒子又换回来了。结果到了仲夏,我又都打到右外野方向去了。

下一篇:棒球的击球取决于你的头脑和打击习惯
上一篇:一个很适合年轻棒球球员训练投球技巧的优秀游戏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