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12强赛的执法裁判亚足联要求必须是其旗下的精英裁判

编辑:  来源:新浪体育  2021-08-23 13:58:24

8月20日,亚足联官方确认,世预赛12强赛前两轮澳大利亚VS,VS的比赛,都将放在卡塔尔多哈进行。而两场比赛的裁判组,也浮出水面,可以说都是国足的老熟人,对于他们的执法特点,足协也会安排专人进行“指导”。

关于12强赛的执法裁判,亚足联要求必须是其旗下的“精英裁判”,此前,通过对最近两年执法综合情况汇总分析,亚足联圈定了一个大名单,至于选派原则,很简单,就是参赛队所属协会的裁判,不能执法球队所在小组的比赛。国足首轮“客场”对阵澳大利亚的比赛,目前已确定是韩国裁判组执法,其中主裁判大概率是高亨进。

1982年出生的高亨进,2009年晋升为国际级裁判,是韩国首批特级裁判(Special referee)之一,所谓特级裁判,是韩国足协为了培养和鼓励裁判设立的特殊荣誉,入围的裁判,每年都有津贴(男性裁判每年3000万韩元,约和17万人民币),优先提供提升水平的机会,如国际足联、亚足联的培训和执法。

高亨进2011年开始执法K联赛,目前执法场次达到了185场,其中今年已执法15场;2015年开始执法亚冠,目前执法场次为26场,其中今年执法2场(都是东亚区比赛);2010年开始执法国际比赛,目前执法场次为16场,包括2019年亚洲杯(1场)和两届世预赛(4场),其中本届世预赛,他已执法2场,分别是印尼2比3马来西亚、沙特3比0乌兹。

应该说,国足将士对高亨进非常熟悉。此前,他共执法过6场国足的比赛,国足5胜1负,包括2017年杯三四名决赛点球大战击败克罗地亚,不过,国足唯一输掉的比赛,就是上届世预赛客场0比1卡塔尔。

除了国家队的比赛,高亨进还在2018年和2020年受邀执法过中超,其中2020年,他共执法了6场比赛,包括上港VS国安的三四名决赛(次回合)、恒大VS苏宁的决赛(次回合)、卓尔VS绿城的超甲附加赛(次回合),都是非常重要的比赛,不过,在个别场次中,他也受到了非议。

值得一提的是,高亨进和马宁一样,处于亚足联精英裁判的第二梯队,也是有可能执法世界杯的主裁判之一,不过,他此前执法的最高级别比赛,也只是亚冠1/8决赛,略显平淡。马宁将在12强赛第2轮亮相,执法9月7日伊拉克“主场”(多哈)对阵的比赛,和他配合的两个助理裁判是施翔和曹奕,第四官员为张雷。

澳中之战的第四官员,很可能是金希坤,他同样是国足老熟人,1985年出生的他,2013年晋升国际级,也是韩国首批特级裁判。从2013年开始,金希坤执法了10场国际比赛,其中世预赛5场,本届世预赛他执法2场,包括沙特3比0新加坡、2比0菲律宾,此外,他还执法过两场国足对泰国的友谊赛,一场是2013年那场1比5,一场是2014年的3比0。

相对于高亨进,金希坤2012年就曾受邀来华执法,2020年来华,他同样执法了6场比赛,此外,他还出任了一次视频裁判。

第二场国足对阵的比赛,亚足联选派了老资格的巴林裁判舒克拉拉执法,对于他,国足同样熟悉。

1976年出生的舒克拉拉,2007年成为国际级裁判,颇受亚足联重用。

从2010年开始,他执法了60场亚冠,其中2012年7场,为当年执法场次最多;2013年决赛次回合恒大1比1首尔,就是他执法的,此外,他还执法过多场中超俱乐部参加的亚冠;从2010年开始,他执法了32场(成年队)国际比赛,包括4场世界杯,其中2014年和2018年各2场;13场世预赛,其中本届已执法2场,包括乌兹2比0巴勒斯坦、科威特0比0约旦;6场亚洲杯(2011年2场、2015年3场、2019年2场);此外,他还执法过3场世俱杯(2012年1场,2016年2场)、5场世少赛(2011年2场、2017年3场)、3场世青赛(2013年)。

不过,舒克拉拉虽然执法过多场中超俱乐部的亚冠比赛,但国足的比赛,他此前只执法过一场,就是上届世预赛0比0国足的比赛,那场比赛,于大宝已过门线的进球被取消。

此外,2018年和2019年中超,舒克拉拉受邀执法了7场比赛,包括苏宁0比0上港(2018年)、上港3比1申花、恒大3比0申花(2019年)这样的重磅比赛。

应该说,舒克拉拉执法非常公正,和佐藤隆治、贾西姆、哈桑等处于亚足联精英裁判第一阵营,9月的比赛日,他连吹两场,除了中日之战,还将执法首轮韩国对伊拉克的比赛。不过,明年他已超过45岁,能否执法世界杯还是个问号。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