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疾人铁人三项运动员王家超盼再一次走入奥运的舞台

编辑:  来源:新浪体育  2020-04-02 22:15:30

“我最基本的梦想就是通过铁人三项,再一次走入奥运的舞台。”

在社交平台上,残疾人铁人三项运动员王家超使用的名字是“铁臂阿童木”。“阿童木的英文是原子,很小但是爆发力很强,虽然我身高矮,但也很强,”他解释道。

自从13岁参加雅典残奥会以来,作为游泳运动员的他已经陆续参加了包括北京残奥会和伦敦残奥会在内的三届残奥会,共收获一金四银一铜。尽管在2015年他选择了从游动队退役,但在2016年他又正式开始了残疾人铁人三项项目的训练。那一年,这一项目首次亮相里约残奥会。

目前,作为中国国家队唯一一名残疾人铁人三项运动员,王家超在国际铁人三项联盟PTS4级男子组排名第三。已经多项荣誉加身的他在谈及自己的目标时很谦虚,他说:“我最基本的梦想就是通过铁人三项,再一次走入奥运的舞台。”

从村里小河开始的游泳生涯

28岁的王家超来自中国云南省,在他五岁的时候,因为爬村里的变压器被意外电击,不得不进行左臂截肢手术。尽管他的父母始终鼓励他,说他跟别的孩子没什么不同,但在成长过程中他难免察觉自己跟别人的不同。“因为有很多事情做不了,比如说爬树,比如割草等农活,挖地都比较困难。在学校也会受到同学欺负,被说只有一只手臂,”他回忆说。经常被别人说“你做不了”的他一度感到不怎么自信,但同时他也更想证明自己“可以做到”。

当他十岁的时候,他被选入云南省残疾人游泳运动队。村里的小河是他最初的起点,回忆起当时自己的游泳水平,他笑言,“是自己学会的,狗刨式,不会淹着。进入游泳队才真正学习游泳。”母亲一通通的电话鼓励和他自己从小积累的好强心,支撑他渡过了最初两个月的高强度集训,正式开始了自己的游泳生涯。

“在雅典比赛时身高约1.3米,跟其他选手站在一起,我仰头去看他们,就像是一个小朋友在跟他们比赛,”他回忆起自己在2004年第一次参加残奥会的经历。当时13岁的他对奥运会及残奥会并没有很清楚的概念,只是从教练那里听说那是最大的比赛,在外国。当时他参加的是男子S8级100米蝶泳。“教练让我按平时训练的感觉游就行,不用在意别人的身高,我都没想到自己能拿到第四名,”他说。第一次参加奥运的经历现在回想起来很轻松愉快。“在奥运村里第一次见到那么多外国人,第一次跟他们打招呼说‘hello’,但之后就找不到其它的单词了,就说‘goodbye’了,感觉非常好,”他说。他很享受跟人沟通的感觉,尽管当时在英语上还有障碍,但当他在雅典过生日的时候,还邀请了其他国家的运动员一起来庆祝,说起这段经历时他语气中还透露着自豪和喜悦。

之后的数年,他收获的奖牌数越来越多,但也渐渐感觉应该把注意力从泳池转移到其它领域。2011年他通过报考体育单独招生考上了云南师范大学,并于2015年正式从游泳队退役,继续在学校攻读研究生。

跨项铁人三项,收获善意和支持

已经退役的他或许没有想到转折会来这么快。

同样是在2015年,他开始接触铁人三项项目,因为在2016年里约残奥会上,残疾人铁人三项将首次成为残奥会比赛项目。“当时很兴奋,想着通过这个项目再重新走入奥运的舞台”,他说。“我对奥运的理解已经跟以前不一样了,更加丰富了,但同时仍然有很多的可能去创造。”

不过这次转变并不容易。由于当时中国国家队并没有残疾人铁人三项这个立项,他必须靠自己去摸索各种信息。“不知道从哪里报名、参加训练。一切都是零,”他回忆说。因为需要自己承担费用参加各种比赛,当时他一边读书,一边利用业余时间教儿童游泳给自己补贴生活费。“恰恰是因为没有支持,越是困难的情况下,对我个人的发展、决心来说都是一种磨练,所以我觉得再怎么困难,只要是能参加比赛,我都愿意,”他说。直到2018年他正式加入中国残疾人自行车队。

他的这份决心也吸引了许多人的支持,包括义务担任他教练的Peter Wolkowicz还有他在赛场上遇到的其他运动员。Peter中文名武维德,是一名在上海工作的德国人。他们两人在2016年一次国内铁人三项比赛中结识,因为被王家超的经历打动,武维德决定义务担任他的教练,帮他寻找赞助商、免费指导他训练。

2018年他参加在葡萄牙举行的残疾铁人三项世界杯赛,但在距离比赛还有一个小时的时候前轮爆胎,而他没有准备备用轮,后来日本队的运动员主动把备用轮借给他,最后他在比赛中获得冠军。当他在海外比赛的时候,也经常有当地华人主动为他提供住宿、到现场为他加油。“每一个时间节点上,他们的出现非常重要。对我的成长和梦想的坚持,还有我个人对善意的相信,都是一次再一次的肯定,”他说。

赛场下,相比于训练和装备之间的比拼,他说他和其他运动员之间的交谈更多的是围绕彼此的生活、爱好和对未来的规划,在他看来这是无国界的友谊。“运动恰恰是最有价值的一个媒介,它不仅仅能强身健体,还能够锻炼一个人的精神品质、意志,强化一个人的内心,同时也能促进社会的参与、理解和包容,”他说。“所以我非常希望自己能成为一个传递者,通过自己的经历和微笑等传递这些比较正能量的东西。能影响一个人是一个人,尽量让整个社会变得更加和谐与包容。”因为学习的是体育教育专业,他打算将来开设自己的体育培训中心,把精力放在青少年体育教育事业上。

只有安全了,我们才能更好地实现自己的梦想以及目标,我认为东京奥运会宣布延期这个决定是非常合理的

以积极的心态面对疫情阴云

由于2016年里约残奥会的残疾人铁人三项并未设立当时他所在级别PT3级的比赛,2020年东京残奥会将是他换项之后参加的第一届残奥会。谈及他的目标时,他似乎又回到了2004年在雅典时的轻松状态。“我觉得能站上领奖台吧!运气好的话拿第一,”他说。“过程中因为自己的努力和准备,又会让自己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因为三月中旬结束在美国的训练回到云南,现在他还在家中自我隔离。面临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影响,他坦承无论是心理还是训练计划等都需要调整。“因为疫情全球爆发对于我们全人类来说,安全是最首要的。只有安全了,我们才能更好地实现自己的梦想以及目标。我认为东京奥运会宣布延期这个决定是非常合理的,”他说。“在这期间我会用最积极乐观的态度去准备,无论中间会发生怎样的变化。我始终保持一份乐观的心态。”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