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体操队打好奥运翻身仗男女队发展难度新动作

编辑:  来源:新浪体育  2020-09-26 19:49:16

为做好2020年东京奥运会备战工作,借全锦赛之机,国家体育总局体操运动管理中心昨天召开了备战东京奥运会情况通报会,参会人员包括中心领导,国家队教练,各参赛队领队、教练员,仲裁和高级裁判组,本次会议传递了中国体操现阶段众多重要的信息。

男女队发展难度新动作

在通报会上,中国体操男、女教练组组长王红卫和乔良分别做了冬训汇报。

王红卫介绍说,男队在冬训中发展了E组以上难度新动作47个,男团的难度分提升了2分,肖若腾全能的难度分提高了1.1,“中国男子体操在双杠、吊环、鞍马的难度分仍是世界顶尖行列,现在是要难中求稳,加强实战演练以提高比赛的抗压能力,特别要提升鞍马和单杠的成功率与稳定性,此外还要防受伤。”

乔良表示,女队在冬训发展了D组以上难度新动作75个,其中有56个加入了成套动作,除了在体能、弱项、难度、编排上下功夫外,还为年轻运动员争取在技术、能力和心智方面的质的飞跃,队伍针对不同运动员的特点制定发展方向,围绕重点队员展开项目突破,个别运动员的全能难度分达到了25.2分,提升了3分。

队员表现仍需突破改进

国家体操中心主任缪仲一表示,由于疫情全封闭的关系,国家队要通过本次全锦赛展现实力,三天的比赛喜忧参半。“一方面,我们的确展现了整体实力的提升,同时,像邓书弟和刘婷婷就展现了很好的榜样带头作用,其中广东的刘婷婷在一个月前因水痘发烧而隔离治疗耽误了训练,正式恢复训练两周就发挥不俗,全能资格赛排名第一,这样的成功经验值得好好总结。”缪仲一说。

另一方面,队员在赛场的表现与训练、队内测验相比有明显差距,未能发挥出最高水平,这些都需要突破与改进,因为世锦赛和奥运会的赛场会更困难。当然,此次发挥欠佳,跟新难度动作需要更多锻炼、队员太久没有比赛、比赛感觉下降等客观因素有关,但既然大家都要展现成果,那么队伍在重新调动、进入状态方面仍有欠缺。

当然,缪仲一特别感谢大家的努力与理解,疫情的确让个别运动员、教练员出现了焦虑、抑郁等情况,但团队的所有成员都作出了巨大牺牲,克服了困难,像过年前女队有一组到广东转训两周,却因疫情滞留长达6个月,得到了广东省体育局和广东省体操运动管理中心的充分保障与大力支持。

体操男女队均有优势

国家体操中心副主任叶振南指出,根据东京奥运体操“4+2”人员构成、“433”团体赛制等规则,纵然对手会很强大,但中国体操也要珍惜机遇,因为中国体操队同时拥有肖若腾、孙炜、林超攀、邓书弟4名高水平的全能选手,同时奥运延期一年,对女队2004年出生的“小花”也是利好。而在奥运选拔方面,除了公平、公正、公开、科学民主等基本准则外,最根本的还是冲金实力,此外还要关注队员的身体、技术和心理状态以及团队配置,不能搞恶性竞争,每个冲金点的背后都有一支服务团队,希望国家队和地方队能同向发力。

冲金实力首先要强化体能

这个冬训,国家体操队在恶补短板、狠抓体能的过程中尝到了很多甜头,叶振南强调,必须处理好基础体能、专项体能与专项技术的关系,这样才能转化成冲击金牌的技术实力。

缪仲一进一步透露,大家对强化体能的认识需要一个过程,但体能已经明确成为明年全运会的重要成绩指标,基础体能与专项体能是门槛,正在肇庆举行的全锦赛女子跳马决赛只有5人参加,除了因为这个项目中国队依然很弱,能跳两个动作的人不多之外,还因为一些选手无法达到这个项目相关的体能指标。

全运会拟增8个青少年项目

目前来看,明年的体操赛事非常密集,包括奥运会、全运会、世界大学生运动会、亚锦赛、世锦赛等,无论是国家集训队还是地方队都要做好准备,与国际接轨,中国体操队鼓励全能选手,同时鼓励既全能又有拔尖单项的选手。而为了创造体操项目更好的发展条件和环境,全运会体操项目拟增设8个青少年项目的金牌。

此外,东京奥运会的延期也意味着巴黎奥运会的备战时间缩短,地方队备战巴黎奥运会的适龄运动员可能从今年末开始集训。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