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的马拉松赛事普遍缩减规模延期甚至取消

编辑:  来源:新浪体育  2020-03-19 12:20:04

近期,不只是中国境内的马拉松,全球的马拉松赛事均遭遇停摆困境,相比于NBA、五大联赛的职业篮球、足球运动员,以非洲运动员为代表的马拉松高水平选手受到的冲击更为明显。

如今,全球的马拉松赛事普遍缩减规模、延期甚至取消,对于以参赛奖金为主要收入来源的大部分非洲运动员来说,确实是不小的难关,但在整个行业遭遇巨大冲击的大背景下,这种现状在所难免。待到各项赛事逐渐恢复,非洲运动员的境遇会得到明显改观,甚至出现多项赛事争抢精英运动员的现象。

[行业]

顶尖选手一场进账10万美元

按照《世界田联标牌路跑赛事2020规则》,中国的各项马拉松赛事要想成为标牌赛事,或者提升自己的标牌级别,对标牌费用、精英组运动员人数、总完赛人数、配套服务等要求极高,其中最重要的无疑是精英组运动员的邀请。

全球只有50名白金标级别、100名左右金标级别的运动员,其中男女运动员各半。以厦门马拉松、北京马拉松、重庆马拉松等世界田联金标赛事为例,至少需要4名男子和4名女子金标运动员参赛。以此类推,无论是世界田联的标牌赛事,还是中国田协认证的各项赛事,都对精英选手有成绩和人数的要求。

考虑到中国马拉松高水平选手数量有限,为了提升赛事级别,各大组委会不得不直接或者通过经纪人邀请非洲运动员参赛,按照规定,主办方要向这些运动员支付包括出场费、任何奖金和奖励在内的所有款项。

前国家中长跑教练陶绍明目前是国内著名的马拉松经纪人,他向新京报记者介绍,其团队签约的运动员主要以参加金银铜标大型赛事为主,当然水平也有高低,“成绩好的运动员可能一年就来中国参加一场比赛,暂时没有出成绩的运动员来中国参赛,主要是以出成绩、获得标牌赛事资格为主要目的。”

2019年北京马拉松男子组冠军、肯尼亚选手基索里奥便是陶绍明团队签约的运动员,他在去年刷新北马赛会纪录,除了冠军的4万美元奖金,还有破赛会纪录的2万美元,加上出场费等收入,“一场比赛就可以进账10万美元以上。”

不过,基索里奥这种级别的选手毕竟是少数,普通水平的非洲运动员来到中国参赛,需要连续参赛。

天坛乐跑创建人海原告诉记者,一般的非洲运动员来到中国参赛,可能会在一个月甚至更短的签证期限内跑2到3场比赛,“因为马拉松比赛需要系统训练,状态很难长时间保持,跑1到2个全程,顶多再跑1个半程,来一次中国能收入几千美元吧,既要看发挥,也要看运气。”

[困境]

全球29场田联标牌赛事停摆

据新京报记者统计,今年2月初至4月底,共有37场世界田联或中国田协认证的标牌赛事受到疫情影响,其中28场赛事确定延期,4场赛事取消,另有5场赛事尚未对外发布通知。

放眼全球范围内的赛事,从3月初至4月底,共有29场世界田联标牌赛事受到影响,不得不缩减规模、延期或者取消,其中白金标5场、金标11场、银标8场、铜标5场,波及中国、日本、韩国、意大利、荷兰、德国、西班牙、美国、英国等16个国家和地区。

“不只是中国的比赛,全球的比赛都停了。尤其3月和4月,主要是欧洲赛季,运动员没办法参赛,公司的损失很大,他们的收入也受影响。当然,这种情况下还是以运动员的健康为主,他们的训练没受影响,希望下半年的情况有所改善。”陶绍明说。

“据我了解,这段时间原本计划来中国参赛的应该有一百到两百名非洲运动员。从3月中下旬到6月,中国的马拉松有七八百场,其中一半的场次需要邀请外籍运动员,有的标牌赛事邀请十几人,小的赛事也要一到两名运动员参赛。”海原表示,中国境内马拉松的停摆打乱了不少非洲运动员的比赛计划。

据海原介绍,对于肯尼亚、埃塞俄比亚等非洲中长跑强国来说,马拉松运动员算是高收入群体,“比赛都取消了,不只是普通的运动员,顶尖运动员也受影响。相比之下,顶尖运动员还有品牌赞助等收入,而普通运动员主要依赖出场费、奖金,相当于上半年没有收入了。”

在陶绍明看来,这种情况对不同水平的运动员有不同程度的影响,“高水平的运动员去年收入很多,今年起码能够渡过难关。那些没出成绩的运动员,原本打算出成绩的同时增加收入,现在处境就比较艰难。还有一些中等水平的运动员,去年有一些收入,今年想继续提高,赛事停摆就会影响他的进步。”

[展望]

下半年精英选手很可能不够用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包括中国在内,全球的马拉松赛事将会在下半年扎堆举行。

以波士顿马拉松、伦敦马拉松两项大满贯赛事为例,日前分别延期至9月14日、10月4日,这导致波士顿马拉松、柏林马拉松、伦敦马拉松、芝加哥马拉松、纽约马拉松5场大满贯赛事齐聚今年9月至11月,扎堆在一个半月内开跑。

类似的情况大概率会在中国境内上演,已经宣布延期的无锡马拉松、重庆马拉松、武汉马拉松等标牌赛事,很可能与下半年的北京马拉松、上海马拉松等知名赛事撞期。为了确保邀请到最优秀的非洲运动员,不排除一些赛事会提高精英选手的出场费、奖金等费用。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对于不少普通非洲运动员来说,为了弥补上半年的损失,他们反而可以择优选择赛事,或者适当增加参赛的场次,“参加完高水平的比赛,也可以比一场低水平的。上半年储备了体力,下半年多比一场也说得过去。”陶绍明说。

此外,据海原分析,下半年也可能出现赛事扎堆、非洲运动员不够的情况,“水平越高的运动员越缺乏,国内外的标牌赛事都延期到下半年了,以前不少顶尖选手上半年去欧洲参赛,下半年到北马、上马参赛,今年肯定会有时间上的冲突。”

以当今马拉松第一人基普乔格为例,他每年只参加2到3场赛事,上半年跑伦敦马拉松,下半年参加柏林马拉松,如今伦敦、柏林两场大满贯比赛只间隔一周,基普乔格必然要放弃一场,基普乔格尚且如此,其他顶尖选手自然也会面临类似的选择。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