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获得东京奥运会资格的中国女子曲棍球队在南非训练

编辑:  来源:新浪体育  2020-06-11 21:25:25

日前,中国体育迷熟悉的韩国教练金昶伯,成为中国短道速滑和速度滑冰的训练总监。此前,金昶伯曾担任中国女子曲棍球队主教练,带领中国队获得2008年北京奥运会亚军。他几乎把曲棍球这个相对冷门的项目,带进国内大众的视野。据悉,已经获得东京奥运会资格的中国女曲目前在南非开普敦训练。

历史渊源:源自欧洲+全球普及

现代曲棍球起源于英国,因此有关场地长度都采用英制的码(1码约为0.9144米)。1908年曲棍球作为正式比赛项目,首次亮相伦敦奥运会;1920年比利时安特卫普奥运会曲棍球也是正式比赛项目。英国队获得了这两届奥运会曲棍球项目的冠军。1928年阿姆斯特丹奥运会开始,曲棍球成为奥运会固定比赛项目,来自亚洲的印度和巴基斯坦队成为这个团体项目的新霸主,包揽了1928年到1968年奥运会的9块金牌,其中印度获得7块,包括1928-1956年的奥运会六连冠(注:因为第二次世界大战,1940、1944年奥运会没有举行)。欧洲球队近期表现更好,如德国男队在奥运会上3次夺冠,其中2008和2012奥运会连续2次夺冠。

1976年蒙特利尔奥运会新西兰队和2016年里约奥运会阿根廷队的夺冠,使得目前有四大洲的代表队登上奥运会男子曲棍球队的最高领奖台,一定程度上说明曲棍球在全球的开展程度还是比较普及的。说到阿根廷,他们的团体项目真心不错,2004年奥运会阿根廷总共获得2块金牌,来自男子足球和男子篮球。

1980年女子曲棍球进入奥运会。因为包括美国在内的部分国家和地区抵制莫斯科奥运会,来自非洲、独立不久的津巴布韦夺得奥运会第一个女子曲棍球冠军,成为这届奥运会的新闻。印度男队获得他们在奥运会上的第8个曲棍球冠军,也是迄今为止最后一个曲棍球奥运会冠军,不过他们仍然以8块曲棍球奥运金牌傲视群雄,成为获得奥运金牌最多的曲棍球队。1980年这届奥运会,除了男女曲棍球冠军外,其它团体球类项目的冠军都被欧洲球队获得。

1984年荷兰队夺得奥运会女子曲棍球队的冠军;1988年女曲奥运会冠军被澳大利亚队夺得。前3届奥运会曲棍球冠军由三大洲的球队夺得,说明女子曲棍球在全球其实挺普及的。相对来说,欧洲女子曲棍球队整体水平更高:2004年以来的4届女曲奥运会冠军,都被欧洲球队获得,其中2016年里约奥运会欧洲的英国、荷兰、德国包揽前3名。

荷兰女曲是老牌强队,除了1984年奥运会夺冠外,1996年以来的6届奥运会上,每次都站上领奖台,分别是2次冠军(2008、2012)、2次亚军(2004、2016)、2次季军(1996、2000)。她们最近4届奥运会(2004-2016)都杀入最后的决赛。在世界杯上,到2018年,荷兰女曲8次获得冠军。

奥运会女曲一般12支球队参加,分2个小组进行单循环赛,小组前4进入8强,然后进行单淘汰赛直至决出冠军。中国女曲从2000年奥运会以来,从未缺席奥运会,成为奥运会常客。2000年悉尼奥运会中国队获第5;2004年雅典奥运会获第4;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获得亚军,夺得迄今为止仅有的一块奥运奖牌;2012年伦敦奥运会获得第6;2016年里约奥运会获得第9。

在亚运会舞台,女子曲棍球1982年设项。中国女曲在2002年韩国釜山亚运会决赛中,击败亚运会4连冠(1986-1998)、东道主韩国队,首次夺得亚运会金牌,并且2006、2010年相继夺冠,保持亚运会三连冠。

男子曲棍球从1958年亚运会上开始设项。16次亚运会中,巴基斯坦8次夺冠,韩国4次,印度3次,日本1次。中国男子曲棍球队在2006年亚运会上获得银牌,这也是男队在亚运会上迄今获得的唯一奖牌。这个成绩及当时中国的世界排名,让中国队获得北京奥运会的参赛资格。此前希腊男曲并未参加2004年雅典奥运会。

值得注意的是,2018雅加达亚运会,日本男女曲棍球队分别夺得金牌,这是两支队伍第一次在亚运会夺冠,显然日本曲棍球队在为本土的东京奥运会蓄力。

项目特征:团体项目+技术基础

实际上,曲棍球是实实在在的团体项目,并且对技术的要求很高。

从球员数量来看,曲棍球是团体项目。

一般一支曲棍球队有22名队员组成。参加不同比赛,曲棍球队报名人数有所不同,一般报名18人,每场比赛出场名单为16人,上场队员11人。在奥运会球类项目中,曲棍球和足球一样,场上有11人参赛,绝对是“大户”了。从场地看,曲棍球场地长91.40米(100码)、宽55米(60码),达到了标准足球场长度和宽度的低限(长90米、宽45米)。

曲棍球的换人和其它大多数团体项目不同,用一个词来概括就是“随便”。具体来说,就是没有替换数量的限制:随时可以换人、可以多次换人、一次可以换多人。也就是说,教练可以一次性换上5个替补(16名队员,先发11人)。并且,除了换守门员外,曲棍球的换人是不暂停的,是“走表”的。实际上,曲棍球“替补”队员的说法也有点牵强,或者说,“替补”的责任更大,不少球队16名球员的场上时间是差不多的。因为在上下半场各35分钟内,场上球员要不停地奔跑,保持高速的运动、转换,消耗的体能特别大,因此16名球员轮流在场上飞奔。从观赏性角度看,女曲队员穿着连体裙装,在场上飞奔,煞是好看。

从规则看,曲棍球其实是技术项目,而不单纯是对抗项目,更不是冲撞项目。

曲棍球看上去是对抗项目,实际上许多规则是“限制”冲撞的。简单地说,球杆只能触碰球,不能去打对方球员的球杆,更不能是球员。因此,持球的队员其实有一个控制的“空间范围”。从女队员来说,国外高水平大约是半径3米,国内球员大约是2.5米。相对来说,灵巧的亚洲球员可以通过体能、技术和跑位,在曲棍球项目获得更好的成绩。实际上,亚洲球队的确通过拼搏,以更好的球感、球性、跑动、意识从过去到现在,从男曲到女曲,都有过不错的表现。

对于犯规,曲棍球通过绿牌、黄牌和红牌来进行处罚。绿牌是警告;黄牌罚时5-10分钟(类似冰球罚时),形成一方“以多打少”的人数优势;红牌则直接罚下场(相当于罚时到比赛结束)。其中犯规罚时5-10分钟,由场上的2名裁判来判罚。现在曲棍球项目也引入了视频回放系统。一般守门员被黄牌或红牌警告,往往会替换一名守门员,然后本队队员“罚”下一人。

从得分角度看,曲棍球每球得1分,得分手段主要有短角球、点球(25码球)、运动进球,一般来说,短角球的得分最多。

短角球也可以看为10码球(9.14米),规则比较繁复。简单来说,进攻方离球门10码处进攻,对方最多有5名球员在离球至少5码处进行防守。因为球离球门比较近,不到10米,加上曲棍球的球速比较快,因此进攻方得分相对比较容易。10码球可以看成足球比赛距离球门很近的“定位球”。

25码球(22.90米)在对方队员有较为严重的犯规才判罚,因为进攻队员和对方守门员一对一,可以看成足球比赛中的“点球”。所不同的是,在罚“点球”时,曲棍球进攻球员和守门员在一定区域内是可以移动的,罚球要在8秒内完成。2011年,曲棍球规则有所改变,把原来距离球门6.4米的“点球”变为22.90米(25码)的一对一移动式“点球”。球队在规定时间打平的时候,两支球队也通过25码球决胜负,总体上比赛的不确定性和观赏性更强。

曲棍球是集体对抗性项目,但并非“冲撞性”项目,也没有“合理冲撞”一说。总体上,曲棍球对球员的体能、速度、跑位、技术、战术等综合能力要求比较高。在比赛中,两队球员一般处于高速运动和频繁转换之中,类似的短传配合、射门扑救都非常好看。

国内发展:“筚路蓝缕”+“诗和远方”

我国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开展竞技型的曲棍球运动。在全运会上,1983年上海全运会和1987年广东全运会,分别把男子曲棍球和女子曲棍球列入正式比赛项目。

从竞技水平看,国内女曲传统强队有辽宁、广东、四川、江苏、吉林等。近期四川队比较强,获得了2017天津全运会和2019山西青运会冠军。四川女曲体教结合和群众基础比较好,有11个地市开展这个项目,选材基础比较宽广。辽宁开展女曲比较好的城市有大连、沈阳、抚顺、营口等城市。

和女曲细腻短传为主的打法相比,男子曲棍球中长传比较多,速度快,力量大,节奏更快。在男曲比赛中,经常可以看到球员之间40米到60米的长传。男队方面,国内内蒙古和辽宁比较强,两队基本包揽了国内的冠军。中国曲棍球男队通过国际交流,接触到世界最高水平的曲棍球的打法理念,也带动了女曲的发展。目前我国女子曲棍球国家队主教练王杨就来自内蒙古。

国内曲棍球训练场地或基地有江苏常州、上海、广州、大连、天津、成都等。北方球队在冬天,要么在室内场训练,如北京有一个室内馆;要么去南方冬训,比如辽宁在浙江省有一块冬训基地。此外,目前国家曲棍球少年队男队基地在兰州,国家少年队女队基地在江苏常州。

2019年10月在常州举行的东京奥运会女子曲棍球预选赛上,排名第7的中国女曲通过两场比赛,战胜排名第9的比利时队,获得东京奥运会资格。

在世界舞台上,中国女曲还获得过2002年第10届曲棍球冠军杯赛冠军、2002第10届世界杯第三名。

上海也是开展曲棍球较为普遍的地区。2006年第十三届市运会上,曲棍球正式成为比赛项目,当时有7支球队参赛比赛。在2018年上海市第十六届运动会上,曲棍球比赛(青少年组),8个区的18支队伍、共241名运动员参赛,比赛还分为A组、B组、C组。到2018年,在全国72家曲棍球奥林匹克后备人才基地中,上海有3所学校入围。金山区亭林地区还组建了中小学的曲棍球联盟;有一个建在4楼的曲棍球场。上海的闵行、金山等区的代表队在全国青少年曲棍球锦标赛、中学生曲棍球锦标赛上夺冠。

根据此前中央电视台报道,中国女子曲棍球队今年2月24日抵达南非的开普敦,进行7周的训练,并和多支国家队进行比赛,为奥运会热身。因为奥运的推迟,加上南非到国内航班的取消,从3月23日开始,中国女曲42人的队伍在南非继续训练。中国女曲队制订相关防疫的方案,在南非曲棍球协会的协助下,保持较好的训练工作,每天进行体能训练、对手分析和技术分析,特别是弥补了此前体能的短板和不足。主教练王杨表示,中国女曲东京奥运会的目标不仅仅是参与,而是站上领奖台。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