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乒乓球的深厚底蕴已演绎成文化

编辑:  来源:新浪体育  2020-04-04 20:08:46

2020年第一期《乒乓世界》刊登了《致敬那些逝去的乒乓名宿》的文章,不由得让我想起了我的老战友,有“小黄莺”之称的梁丽珍。

26届世乒赛后,我光荣退伍,先任国家乒乓球队男女队的“横板组长”,后任女队教练,当时我带的郑敏芝、仇宝琴、林希梦已经在太原的全国比赛中崭露头角。1962年“五四”青年节我结婚,由于我和爱人是大龄完婚,也就很快怀上了孩子。就在准备27届世乒赛时,领导找我谈话,考虑到小队员还不太成熟,问我能不能再“顶”一届?当时我就傻眼了:你们怎么早不说啊?我腹中的婴儿已经三个月啦!回家和爱人一说,我们都是党培养多年的体育工作者,没有二话,那就等着领导做决定吧!后来,严领队那儿没下文了,我们的儿子李隼就这样保下来了。

27届世乒赛期间,因为周恩来总理对乒乓球的高度关怀,他要求在一进办公室时,就要看到对面墙上的进程表:中国运动员打到哪儿了!我就挺着大肚子和李仁苏当上了直通周总理办公室的信息员,接听使馆和新华社的电话,汇总成简报直送总理办公室。现在的孩子们胎教是听莫扎特、贝多芬,我们李隼的胎教是庄则栋打进了第五轮!

可惜,27届世乒赛的女队成绩还是不理想。这时国家体委传达了一个毛主席的指示:女队启用一个男性教练。于是我国的第一个世界冠军容国团走马上任女队教练。考虑到当时的中国女队要在对付欧洲和日本两个方向作战,他选用了李赫男、梁丽珍两个直板运动员以对付欧洲,用林慧卿、郑敏芝两块横板对付日本。这种战术安排打了几个主要对手的“出其不意”。由于准备充实,战术运用成功,中国女队打了个翻身仗,首次登上了世界冠军奖台。乒乓球队上下齐颂毛主席的决策英明,容国团的战术运用得当。

作者(中)和李坚妮最后一次见到梁丽珍(左)作者(中)和李坚妮最后一次见到梁丽珍(左)

梁丽珍是广州市西关宝源中约小学的学生,离我广州的老家只有不到一里之遥。她聪明伶俐,爱唱歌,大家称她“小黄莺”。我虽没教过她,但是友谊很深。李隼五六岁时,我带着他到乒乓球馆,梁丽珍哄着他打球的样子还历历在目。每年我回广州都要和她见面、饮茶。她的女儿在国外,她晚年就住进了养老院,2016年11月我回广州还专门到养老院去看她。

和我一起看她的是我们的老朋友——中国乒乓球队的“铁粉”李坚妮。她从26届世乒赛起就和老一代的广东、香港的国乒选手交往甚密,和邱钟惠、胡克明、梁丽珍、姚国治等都是好朋友。李坚妮是一位建筑材料工程师,改革开放初期,我国的建筑内装修水平不高,最初几座大厦的内装修都外包给日本“熊谷组”等外商,李坚妮就以香港铝业集团工程师的名义,参加了京广大厦的建材供应工作。

工程结束,有一大批建材没有用完,中方施工单位就想以各种名义据为己有。坚妮为爱国而来,却憋了一肚子气。当时我担任北京市人大常委,就带着她到北京市人民政府直接找到了主管建设的张百发副市长。张副市长批评了下面具体办事的人“眼皮子浅”,决定将剩余建材发还外商。李坚妮见市级领导主持公道,“理”也讲清了,就把剩余的铝材白送给施工单位了。

这次到广州,是坚妮带路陪我去看梁丽珍的。谁知这一见竟成永别。愿乒乓界的“小黄莺”一路走好。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