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苦训练的辽宁皮艇项目现在已经培养出了一批好苗子

编辑:  来源:新浪体育  2020-06-23 22:18:58

提到辽宁的水上项目,曾经培养出奥运冠军唐宾、张杨杨的赛艇项目是被提起最多的,辽宁赛艇队多届全运会都取得了3-4枚金牌,是名副其实的金牌之师。其实,皮艇也曾经是辽宁体育的一个金牌项目。本报记者近日探访辽宁皮划艇队了解到,在经历了男队人才断档、女队青黄不接的境遇后,卧薪尝胆、刻苦训练的辽宁皮艇项目现在已经培养出了一批好苗子,他们渴望在明年的全运会上打一场漂亮的翻身仗。

迎着朝阳扛艇下水

教练大喇叭响彻水面

在位于大连旅顺的辽宁省水上运动中心,有一条两公里多的静水河道,这是皮划艇队训练的地方,运动员们就住在水边的公寓内。早上伴着朝阳,身材高大、体格健硕的运动员们肩扛船艇下水,安静的水上训练基地热闹起来。十几条艇一同出发、每一次充满力量的划桨与皮艇水中前行的速度产生奇妙的变化,运动员们在水面上劈波斩浪的场景颇为壮观。

“收桨!收桨!”“注意节奏”,训练场边传来了扩音器里教练的喊声,非常有穿透性。这是水上项目的特色,运动员们在水中划行,教练则是骑着电动车在岸上跟着移动。电动车上绑着一个将近一米长的巨型大喇叭,吸引了记者的注意,教练笑着说,“我们这水上项目都得是大型号的,要不然队员在水里真是听不见啊。”

除了喇叭大、声音大,运动员们的大型号水壶也吸引了记者的注意。水域的中间,有一处岸边放着运动员们补水的水壶,很多都是2升装的大家伙。不比在陆地训练接水方便,运动员们都是带着大号水壶才能保证一堂课的补水量。

单单在水中训练还不够,皮划艇运动是一项速度耐力项目,对运动员要求非常全面,要有专项力量、高超的技术和顽强的意志力。除了水上训练,现在队内还引进了陆地模拟训练器,与电脑相连接,运动员模拟水中划行状态,同时生成大数据的分析。下午走进训练馆内,十几名队员一同训练时机器发出的声音也很让人震撼。

专业艇平衡难掌握 新手上艇就翻

很多人分不清赛艇、皮艇、划艇这三项运动,其实有简单的区分方法,固定桨的是赛艇、坐着划的是皮艇、跪着划的是划艇。要说三个项目没区别的地方,就是专业训练都很苦。

水上项目训练辛苦,在体育界是不争的事实。运动员训练一年四季风雨无阻,夏天要经得住阳光的炙烤,冬天要受得了寒风刺骨,每天有一半的时间要待在水上,手上的茧子掉了一层又一层,还要忍受枯燥和寂寞。圈内有句话就是很好的概括,“皮艇苦、赛艇累、划艇跪着活受罪”。

其实,近年来,皮划艇运动走出赛场,渐渐走进普通大众的生活中,成为一种新的休闲方式。在辽宁很多有水的地方,有不少户外爱好者都喜欢这个悠闲的户外项目,普通人也可以参与。

不过,专业队的船艇和休闲的皮划艇还是不一样的。男子皮艇队主教练刘兴鹏告诉记者,别看这些队员在水面上划起来四平八稳的,其实专业的皮艇是很难掌握平衡的,“我们这种专业的皮艇不是那种休闲艇,谁上去都能划,我们这个要是没练过的,上艇就得翻,一般都数不过三个数。”

而这些现在看起来帅气的队员们,也是经历了一次次翻艇后,才能在皮艇中泰然自若。

“刚开始进皮划艇队训练的时候,平衡能力很难掌握,经常会翻船,一天下来要翻几十次都是家常便饭”,一位小队员告诉记者,现在他已经能很好地和皮艇融为一体了。

男队成长起一批20岁小将

辽宁男子皮艇队主教练刘兴鹏是全运冠军出身,运动员时曾在七运会和九运会为辽宁体育代表团夺得两枚男子皮艇1000米四人艇金牌。这之后,他一直都希望自己身后还能有人再拿奖牌,更希望自己的弟子可以和自己一样站上最高领奖台。

“经过这么多年的卧薪尝胆,现在我们辽宁男子皮艇队终于看到了复苏的希望。现在涌现出了三、四名在国内具竞争力的队员,都是20岁左右,我对他们非常有信心,辽宁男子皮艇队19年无缘全运会奖牌的历史,会在明年终结”,刘兴鹏介绍说,在皮划艇项目上,南方省份比较擅长短距离,而北方省份的优势在长距离。因此,男子1000米将是辽宁皮艇队的重要夺金点。

而在这些队员中,二青会夺冠的顾雪松是其中的佼佼者。“我们的重点队员就是在二青会夺冠的顾雪松,其实四人艇他也参加了,如果不是因为桨掉了被取消成绩,本来应该拿两枚金牌”,刘兴鹏告诉记者,在2019年二青会上,辽宁男子皮艇队在单人项目上拿到一枚金牌,全国锦标赛虽然只参加了青年组比赛,但双人艇夺冠成绩甚至比公开组冠军还要快。

“顾雪松的身体条件并不是特别出色的,但他在水上的感觉非常漂亮,人和艇结合的能力在国内同年龄段属于顶级的”,刘兴鹏告诉记者,如果按照一般的选材标准,其实顾雪松有些瘦小,不太像以“身大力不亏”著称的辽宁运动员。在接受采访时,这个不到20岁的小伙子脸上还带着几分青涩,“明年是我第一次全运会之旅,自己还是挺期待的。”

女队00后占了绝大多数 以老带新瞄准金牌

在众多的皮艇中,一支亮粉色的皮艇吸引了记者的目光。这支艇上的运动员,是辽宁女子皮艇队的核心队员宋丹妮。在天津全运会上,宋丹妮夺得了两枚银牌,尽管为辽宁体育代表团赢得了荣誉,但也留下了遗憾。回顾起那次比赛,宋丹妮坦言,没能夺得金牌,主要还是战略上出了一些问题,“当时在单人艇和多人艇进行选择的时候,选择了多人,如果报单人艇的话,以我的实力,还是有机会拿金牌的。”

明年全运会,宋丹妮就将年满28岁,这有可能会是她的最后一届全运会,所以不想再给自己留遗憾。训练中的宋丹妮特别刻苦和自律,在这个全运周期,她在个人项目上依然处于国内顶尖行列,具备冲击金牌的能力。

不过,明年全运会的项目设置还没有最后确定,按照国家体育总局的第一稿草案,皮划艇项目将不设置单人艇,全部采用多人艇。不过,辽宁女子皮艇队主教练于腊梅对此并不担心,“无论是单人艇还是多人艇,宋丹妮的实力都值得信赖。”

让于腊梅有信心的,不光是主力队员宋丹妮,还有一批小将的成长。于腊梅的个人运动生涯非常辉煌,在十一运会和十二运会两度夺金,和搭档赵冬梅并称“辽宁双梅”,2013年辽宁全运会后,34岁的于腊梅功成身退。经历了上届全运会,辽宁皮划艇队在天津颗粒无收。作为教练的于腊梅仍然有着一颗冠军的心,她带着队员一起摸爬滚打,“其实上届全运会主要还是队伍的新老交替没有进行好,现在队伍也趋于年轻化,00后占了绝大多数,我们的队伍很有活力,这届全运会我对大家有信心。”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