矢泽并除了皮划艇选手他还有一个身份是和尚

编辑:  来源:搜狐新闻  2020-03-05 15:52:59

每天凌晨5点半,日本里约奥运会皮划艇项目参赛选手矢泽一辉会准时起床,他的任务不是进行训练,而是穿好袈裟做例行祈祷。矢泽并不是全职运动员,除了皮划艇选手,他还有一个身份——和尚。

日本奥运选手无法养家糊口

据日本《朝日新闻》5月17日报道,矢泽现年27岁,他在约有1400年历史的长野善光寺当和尚。在寺庙忙完祈祷,每天下午三点后他会驱车20分钟,前往犀川进行约1个半小时的皮划艇练习。

矢泽当僧人并不是出于宗教原因,而是因为给他提供比赛赞助的长野县皮划艇协会会长小山健英先生是善光寺附近寺庙的主持。2012年,矢泽参加伦敦奥运会获得第9名,创下日本在该项目的最好成绩,但矢泽开始担忧退役以后的再就业问题。此外,矢泽还想结婚、建立自己的家庭,如果只是参加皮划艇比赛的话没办法维持生计。

矢泽找小山谈心后,下定决心成为一名僧人。矢泽觉得,“皮划艇训练让我学会如何跨越困难”,“希望成为像小山先生一样的人,为有困难的运动员提供帮助。”

2013年,在比叡山经过2个月的修行后,23岁的矢泽进入大劝进寺修行,同时继续参加皮划艇比赛。2015年4月,矢泽在全日本大赛中夺冠;同年9月,矢泽获得里约奥运会的参赛机会。

里约奥运会是矢泽参加的第三届奥运会,他的目标是奥运奖牌。“既然去了,肯定想赢”, 矢泽说。

日本奥运选手矢泽一辉(左)

2

日本奥运选手矢泽一辉(左) [保存到相册]

运动员参加奥运需自费十余万元

如果想要专心训练,日本运动员需要获得机构的持续赞助。为了让运动员安心备赛,日本奥委会(JOC)从2010年起开展了名为“AthNavi”的支援项目,为运动员介绍工作。目前,已有106名运动员在76家公司就职,但退役运动员并非支援对象。

这次和矢泽一起参加里约奥运会皮划艇比赛的还有他的妹妹亚季。亚季现年24岁,大学毕业一年了也没有找到工作,后来在日本奥委会的帮助下来到昭和飞机公司上班。

“工作优先”是大部分日本运动员选择退役的理由,但“资金困难”也是重要原因。日本笹川体育财团对965名奥运选手进行调查后发现,参加夏季奥运会的男运动员需要自己承担的费用(包括参赛费和日常支出)约为206万日元(约合12.3万元人民币),女运动员约为250万日元(约合14.9万元人民币)。

从1964年东京奥运会开始,为了扩大影响力,日本企业开始培养运动员,为他们提供奥运参赛赞助。上世纪90年代日本经济泡沫破裂后,日本企业在体育产业上的支出逐渐减少。现在日本企业在体育方面的支出大多直接赞助给体育赛事。

日本寺庙主持月收入可达6万元

运动选手进寺庙当和尚,他们的收入高吗?

根据日本网站Career Garden统计,日本和尚的年收入与寺院规模和地点相关,刚入职时,和尚的平均月收入为15万至18万日元(约合8970至10764元人民币),和日本普通公司职员的工资平均水平差不多。随着修行经验的增长,和尚的收入也会逐年增加。如果成为寺庙住持,同时寺庙的施主又比较多的话,月收入可达100万日元左右(约合5.98万元人民币)。

与普通公司职员相比,和尚起得更早,开寺门、坐禅、读经等日常活动大部分在早上6点开始,法事也多在早上举行。和尚们平常还需要参加修行、演讲等活动,工作并不轻松。在传统节日期间,和尚们需要从早到晚住持法事。再加上去世的情况常常突然发生,葬礼无法提前预测,在寺庙工作的和尚可以说全年无休。

由于寺庙是不以盈利为目的的宗教法人,通过施舍和捐款获得的收入不需交税。但寺庙支付给和尚的工资属于个人所得,仍然要支付相应的个人所得税和住民税。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