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柄良马术在我当前十八年的生命中处于怎样的位置呢

编辑:  来源:新浪体育综合  2020-04-10 13:39:34

前几日,打算写一篇关于自己与马术的文章,于是细细回忆了曾经那些对我十分重要的时刻,却讶异地发现那些心底原以为十分熟悉、深刻的场面竟也有了些许遗忘,以至于想不起时间与画面,这才惊觉原来自己与马术相遇的时间也有了些时日。

马术在我当前十八年的生命中处于怎样的位置呢?或许无法用“最”这个字去拿捏,但总还是知道,它确实充当了一个十分重要的角色,是我的幸运,也是我的幸福。。。。。。

初次接触马术,我对它的兴趣应是源自于好奇与忧虑的矛盾。对于马以及马术的好奇,让我愿意去尝试和学习,而对于马术危险的忧虑,则让我体会到了在不可控风险中徘徊的刺激感。即便初学者的风险很小,但对于十分胆小的我而言仍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就这样,怀着不明确的喜爱,我走上了这条带给我无限惊喜与精彩的道路。

学习马术给我的生活节奏带来了巨大的变化,没有了周末、假日同学们一起的嬉戏,更多的则是初升的日光或是半现的星河以及马场的人、马、喧闹与汗水。我本不是长于交流的人,而这种与马无声的或简单的对话,让我感到说不尽的合拍。

我的第一场比赛,记得是在来年冬春交替之际,比赛的成绩不好,在第一场比赛中就出现了拒跳,但我却十分欣喜,不同于看着教练比赛,只有亲身体验过比赛的过程才知道,每一道障碍的跨越和弯道的设计竟都如此的令人精神振奋,我莫名爱上了这种比赛的感觉。

大约是来年夏季,我拿到了自己的第一个冠军。我当然知道,我之所以能赢大抵是因为别人注重的是技术上的磨练或是对于马匹的锻炼,但总还是有说不尽的喜悦与自豪。我曾经不太喜欢这种感觉,总让我觉得羞愧,但在那时,我却喜欢的难以言表。

第二年年末,怀着一年来与马匹磨合、共同成长的欢欣与对新一年的期待,我沉沉睡去。

第三年对我而言是马术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在这一年中,我的母亲为了我的爱好开设了马场,我拥有了更好的训练环境和条件,但那一年我和马的配合却十分糟糕。一整年的比赛中,我都出现了拒跳的问题,我逐渐开始害怕与担忧。

担忧于每一次跨越障碍前,后怕于每一次跨越障碍后,拒跳形成了一种常态,也化成了我的心魔。

我开始去思考原因,蓦然发现,我从未在意过马的感受与情绪,也从未去思考过应该怎么骑马。

第一次,我意识到了自己不爱马,也意识到了我需要做的转变是从不爱到爱。

我开始去了解我的马,开始去发掘他每个动作背后的想法,去探究他会想要去做什么,知道的越多就越品味到其中的快乐,然后带着这份快乐投入其中。我开始逐渐明白骑手与马之间的关系,马术之所以有别于其它运动的重要原因之一,大概也是马术是唯一一项由人马两种生物共同完成的运动,系于二者之间的是理解、是体谅、是责任。

那年过后,我们突破了曾经的障碍,有了稳步的上升。

一米一的舞台(障碍高度为1.1米)对于我而言无疑是精彩的,虽然它的高度不算高,却让我对马术的竞技性有了更进一步的体会。一米一级别的比赛对于回转、路线以及技术有了更多的考量,这些都是需要花费时间去学习和沉淀的内容。同样在这里,我认识了很多以往仅存在于印象中的骑手,他们的优秀能力让我更燃起了一份努力的欲望。我想,认识更优秀的人就是为了告诉自己还可以变得更好,所以付出更多的努力,尝试与他们比肩。

再后来也就没有什么了。。。。。。在这个级别停留了大概两、三年。一方面,是为了再沉淀沉淀心性;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上升到更高级别,所要求的水平我还有所欠缺。时而也会幻想自己在更高级别的比赛中比赛的场景,可以安稳的跨越每一道障碍、可以流畅的做出弯道的回转,想着想着也或多或少会流露出笑容,算是给自己还保有的些许幼稚稍作慰藉。。。。。。

前路还长,还需慢慢摸索,也值得我去期待,也应当付出更多的努力投入到其中。我很感谢马术至今为我带来的一切,它锻炼了我的勇气、磨练了我的意志,它让我更加自信、也更加乐观,它让我懂得理解、明白感恩,做人的道理就蕴含其中,也还有很多仍等待我去体会,去学习。

现在想想,不知从何时起,马术就成为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或许是从刚踏入那家俱乐部起,或许是拥有自己的第一匹赛驹起,也或许是马场成立的那一刻起……

有太多虽然模糊了记忆,却也这般深刻的瞬间,让人分不清梦的开始。也许等到流年黯淡,沉入一场梦中,梦中的结局恰合我意,也能让我一直乐在其中。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