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超过一半的纯血马含有它的血统北方舞蹈家

编辑:  来源:新浪体育  2020-04-09 16:40:23

同世界其它的赛马国家一样,作为忠实的赛马文化的传教士,英国移民把马匹以及他们的赛马爱好一起带到了美洲大陆。如今,赛马在美国是仅次于棒球的美国民众广泛参与的第二大运动,全美各大城市均有赛马场,美国赛马比赛中“肯塔基大赛”、“普力克尼斯锦标”,以及“贝尔蒙特赛”等也都是世界著名的赛事,北美马坛更是涌现出了许许多多的名驹,它们的传奇历程,有的被拍成了电影,有的被写进书本,有的被编成歌曲,还有的被评为美国百大运动员之一。今天,一起来盘点那些陪伴了几代北美人民的传奇赛马们吧!

有超过一半的纯血马含有它的血统:“北方舞蹈家”

由加拿大著名马主E P Taylor培育的 “北方舞蹈家”(另译“北地舞人”,Northern Dancer )是二十世纪最成功的种马,也是纯血马历史上最有影响力的种马之一,“丹式”、“鞍匠井”、“丹山” (“丹式”之子)及“雷猫”(“北方舞蹈家”孙子)等等世界各地前列种马俱为“北地舞人”的后代,其血统的影响力通过其子孙扩展至全世界,据保守的统计现在已有超过一半的纯血马含有“北方舞蹈家”的血统。根据法国“France Galop”的统计,自1994年每个凯旋门大奖赛的获胜者,其父系血统均来自“北方舞蹈家”。

自“北方舞蹈家”之子“尼真斯基”(1967—1992,种公,骝毛)于1970年获得英国三冠王之后,“北方舞蹈家”的配种费猛增,于1980年代其配种费暴升至100万美元,不保证受孕。1983年,在美国基尼兰德周岁驹拍卖会上,其子Snaafi Dancer(公马、骝毛,1982年生于美国)被迪拜酋长谢赫·默罕默德以1020万美元买下,这是世界上第一匹在拍卖时超过千万美元记录的马。

Playful Act 于2002年4月12日生于爱尔兰,她是“北方舞蹈家”的孙女,“鞍匠井”(Sadler’s Wells)的女儿,是由著名英国育马人 Robert Sangster培育的,2007年在美国基尼兰德拍卖会上,被迪拜酋长谢赫·默罕默德以1050万美元买下,创造母马公开拍卖最高价的世界记录。

然而,由于“北方舞蹈家”的体高相对较矮(大约是158cm),在周岁驹拍卖时,仅以底价2.5万美元拍卖,但仍无人过问。之后更由于脾气不好,差一点就被骟掉。1964年,在美国三冠王比赛中,因尾关落败而未能完成使命,但仍成为加拿大马王。

1990年11月9日“北方舞蹈家”与世长辞。

推荐阅读:差点被骟掉的种马之王

美国马王、日本国宝:“周日宁静”

1986年3月25日在美国肯塔基州出生的“周日宁静”,父系Halo曾经是冠军种马,母系Wishing Well曾胜出二级赛,外祖父Understanding——这样的“家世”在以血统论英雄的赛马界并不起眼。“周日宁静”因血统背景平凡及体质弱,身形细小,腿部外曲,有X形腿的身体硬伤,所以一直不被看好,参加拍卖会遭遇两度流拍。它当时的育马者和马主亚瑟·汉考克三世(Arthur B。 Hancock III,以下简称汉考克),只能自己以3万2千美元回购。

所幸,经过练马师查理·威廷汉姆的悉心训练,“周日宁静”逐渐显现出它的赛马天赋。从1988年至1990年,“周日宁静”在二至四岁这段赛马竞技的最佳年龄上,参加14场比赛斩获9冠5亚,靠着自己的铁蹄赢得近500万美元的丰厚奖金,为始终没有放弃它的马主也争回一口气。

从血统、外貌上都显得平凡无华的“周日宁静”,在1989年遇上自己竞赛生涯最大的劲敌——血统和型格都堪称一流的“神行太保”(Easy Goer)。这对宿敌在1989年美国的4场重要比赛中有过正面交锋,其中在肯塔基德比、必利时大奖赛和育马者杯经典赛的终极之战中,“周日宁静”都力压“神行太保”斩获冠军,而“神行太保”均以微弱劣势屈居其后。只有在贝尔蒙大奖赛,“神行太保”才唯一一次反败为胜,以8个马位之先把“周日宁静”从冠军宝座上拉下来。虽然这次失手让 “周日宁静”梦碎三冠,但它因积分最高赢得100万美元的额外奖金,凭借傲视群雄的战绩依然荣登当年最佳三岁马和年度马王之位。

[视频]“周日宁静”与“神行太保”(Easy Goer)精彩对决

虽然在竞技场上,“周日宁静”以实力证明了自己,但是在美国育马界它的优秀血统遗传力依然不被看好。日本大马主吉田善哉(Zenya Yoshida)以当时的天价16亿5000万日圆(约1100万美元)购入日本配种,据说当时的单次配种费高达25万美元。

从1991年至2003年长达12年的配种生涯中,“周日宁静”共配1837匹母马,产驹1526匹。大多后代都能遗传它的优秀血统,其中最具威名的就是两匹日本三冠王“大震撼”(Deep Impact)和Still in Love。“周日宁静”以其优异的配种成绩,从1995年起,13次雄踞日本最佳种公马宝座,被评为日本赛马、育马界史上影响力最深远的种马。根据日本纯血马信息系统(JBIS)官网的数据,截止到目前,其子嗣赢得赛马比赛的奖金数共803亿多日元(折合8亿多美元)。

推荐阅读:从屌丝赛马到种马之王,它用一生拼搏完成华丽逆袭

二十世纪美国第一名马:“斗士”

“斗士”(Man o‘ War、1917年 - 1947年)是美国生产及训练的纯种竞赛马匹,在不同的二十世纪最佳马匹排名中斗士都能获最多支持排在第一名,为其中一匹二十世纪美国最具影响力的马匹。

竞赛生涯曾赢得多个一级赛锦标,获20战19冠1亚佳绩,其中包括美国三冠大赛中的必利是锦标及贝蒙锦标。其中11场赛事中有8场打破场地纪录,包括贝蒙锦标大胜20个马位。

斗士的配种成绩亦非常出色,夺得1937年美国三冠的海军上将为其最优秀子嗣,成为三大纯种马始祖之一高多芬阿拉伯的父线血缘的重要支柱。

“斗士”在年幼时已比其他同龄马高大,加上栗色的毛色而被称为“Big Red”。但由于周岁时不像同龄马般精力充沛,被认定为迟熟而影响了售价,在Saratoga‘s Yearling Sale(色拉托加周岁马拍卖会)仅以$5000美元出售。到出赛时“斗士”便推翻众人观点。在2岁出道便连胜6仗,但第7仗Sanford Memorial就遭逢一生唯一的,绝不公平的败仗:

当马匹在绳闸后(当时未有闸箱,以悬在半空的绳作起步线,把旗挥下(flag-fall)作比赛开始的信号,英国障碍大赛至今仍沿用此方法开始赛事)排 成一直线而剩下“斗士”在后面打小圈(circle,帮助马匹起步顺畅),背向绳闸时竟然开始了比赛信号,结果“斗士”在此“不公平出闸”以及在追上前列 马群却受困的情况下以半个马位负于Upset。

到了3岁时期继续成长,它胜出的11场赛事中有8场打破场地纪录,包括贝蒙锦标大胜20个马位(马主因顾虑到3岁的马匹在5月就要出战2000m路程而未有让其出战肯德基德比,因而错失夺得美国三冠的大好机会),于Lawrence Realization赛事更以“望尘莫及”的100个马位距离大胜对手,以及在加拿大的最后一战Kenilworth Park Gold Cup以7个马位轻胜其对上一年的美国三冠马Sir Barton(但赛后发现Sir Barton有“疏仙”,sore feet)。其后马主下战书挑战“百战马王”Exterminator但遭到拒绝,遂退役配种。

1947年11月1日“斗士”离世,出殡当日吸引超过2000人观看,其葬礼甚至作出了全美国转播。

31马位大胜于贝蒙锦标的巨肺马王:“秘书处”

《相马经》中所说——“心大则肺大,肺大则能奔”,世界赛马史上有这样一匹巨肺马,的确十分能跑,它在肯塔基德比上的吓人战绩记录,至今仍未有马能破!它就是三冠马王“秘书处”(Secretariat)。

纯血马的心脏平均只有8.5磅,遗传最多好马的种马“日蚀”(Eclipse)死后遭解剖,其心脏重14磅。澳洲马王Phar Lap(1926至1932年)的心脏媲美“日蚀”,同样重14磅,现时放在澳洲堪培拉的国家博物馆!可惜,“秘书处”死后,未有取出它的心脏磅重,但它赢的“既生瑜、何生亮”对手Sham心脏重18磅。以“秘书处”的成绩计,它的心脏至少重22磅,比普通纯血马大了两倍有余。

“秘书处”的血统非常优秀,父系Bold Ruler曾8度登上冠军种马,母系Somethingroyal亦孕育出数匹一级赛冠军子嗣。“秘书处”在初次出赛就因受到严重干扰,只得第4名,吸收 此经验后每次出赛都能入三甲。之后的8次出赛全部胜出(但在香槟锦标被贬至第2名)包括重要的赛事如希望锦标、未来锦标等,罕有地以2岁身份登上马王宝座。

“秘书处”至3岁后自然以美国三冠目标进发,三关都能轻松胜出,在尾关贝蒙锦标甚至以31个马位大胜,更打破了世界纪录时间(2分24秒正)。另外在Marlboro Invitational(泥地1800m)亦破世界纪录时间(1分45秒4)胜出。之后转战草地亦丝毫无损其战斗力,在斗士锦标及加拿大国际锦标(俱为2400m)俱能大胜而回。再度荣登年度马王,退役后随即获选入殿堂。

“秘书处”的配种成绩尚算不俗,有着名雌马Lady‘s Secret、必利是锦标及贝蒙锦标冠军Risen Star等等一级赛子嗣。相比而言作为母父系(外祖父)则更为出色,A.P。 Indy、Chief’s Crown、“雷猫”等等的一级竞赛马及种马都以“秘书处”为外祖父。

“秘书处”19岁时因蹄叶炎无法站立而被人道毁灭。

推荐阅读:巨肺马王:至今未破的神战绩!

首匹超越百万美元奖金马:“例证”

“例证”(Citation),又被称为“Big Cy”,是首匹获得奖金达到100万美元的竞赛马。

“例证”在2岁以9战8冠1亚的佳绩获选为最佳2岁雄马。至3岁后更为突出,以3-1/2、5-1/2和8个马位、越赢越轻松的胜出距离而得到美国三冠宝座,单在这一年便已出赛了20次得19冠1亚的佳绩!1949年,Citation因葫芦骨受伤,整年没有上阵。到5岁后才完成16连捷,但之后表示不及当年勇锐,更遇上一生宿敌Noor,4度碰头未尝取胜(每次都破当时世界纪录时间) 。

“例证”配种成绩只属一般,最出色的子嗣为顶级雌马Silver Spoon。

“例证”于1970年8月8日离世。

“原住舞人”(Native Dancer)

“原住舞人”(Native Dancer)2岁时以9战全胜的姿态荣登最佳2岁雄马及年度马王。次年出战肯德基德比因早段受困,最后以马头位负于“黑暗之星”(Dark Star),但在必利是锦标、贝蒙锦标俱以短距离胜出,其后再胜出Dwyer Stakes、 Arlington Classic、Travers Stakes 及American Derby,再度荣登年度马王。由于在American Derby赛后发现其脚部受伤,练马师让其休息近9个月。次年胜出两场赛事后脚伤再度恶化,在8月负137磅出战Oneonta Handicap,于大烂地以9个马位胜出,却令其脚患恶化至无法再度出赛的地步,令马主让其出战法国凯旋门大赛的美梦幻灭。

“原住舞人”的血统影响力非常深远,有多匹子嗣胜出大赛,当中由名种马Raise a Native所出的Mr。 Prospector更成为近年美国的大族。而作为外祖父更有名种马“北方舞蹈家”(另译“北地舞人”,Northern Dancer )。

“原住舞人”于1967年11月16日离世。

不败姿态胜出美国三冠:“西雅图回旋”

“西雅图回旋”(Seattle Slew )2岁时期3战全胜,于香槟锦标大胜9-3/4马位而荣登最佳2岁雄马。次年成为史上首匹以不败姿态卫冕美国三冠荣誉的赛马。但之后,其马主让“西雅图回旋”出战Swaps Stakes,没有接受练马师Billy Turner的建议让马匹休息,结果以竞赛生涯最差的第4名,被冠军马匹J.O.Tobin抛离16个马位惨败,马主更将“西雅图回旋”转厩至Douglas Peterson。

不久后“西雅图回旋”受致命性病毒感染,幸好最终能治愈并再次复出。4岁时期的“西雅图回旋” 出战7场得5冠2亚,其中在Marlboro Cup Handicap表演了新旧美国三冠马“誓言”(Affirmed)及“西雅图回旋”的对决,结果“西雅图回旋”以3个马位胜出。

“西雅图回旋”的配种成绩非常优秀,冠军级子嗣包括有Slew o‘Gold(两届美国赛马会金杯冠军)、“斯韦尔”(肯德基德比盟主、贝蒙锦标冠军)及A.P。 Indy(贝蒙锦标冠军、育马者杯经典大赛冠军)等等。而“西雅图回旋”的辉煌战绩令其(同母)弟妹的身价暴升,半弟“西雅图舞者”(Seattle Dancer,父系为名种马尼真斯基)在拍卖会更由著名马主Robert Sangster以1312万美元的纪录金额投得。(但“西雅图舞者”(Seattle Dancer)的出赛及配种成绩都远不及其兄,于欧洲仅出赛5次并于巴黎大赛得第2名,子嗣中有NHK一哩杯冠军“幸运树”及肯德基橡树大赛冠军Pike Place Dancer等)

“西雅图回旋”于2002年5月7日离世。

不败名雌:“个人荣誉”

美国历代马王都曾有落败的缺陷,而“个人荣誉”(Personal Ensign)13战13冠的赛绩则堪称完美。

“个人荣誉”在2岁初出大胜12-3/4马位,两周后出战Frizette Stakes以短距离胜出。于育马者杯两岁雌马大赛前却左后足骨折,至次年9月才再次上阵,胜出两场普通赛事、二级赛Rare Perfume Stakes及一级赛Beldame Stakes。“个人荣誉”踏入4岁后继续保持长胜,其中在Whitney Handicap击败一众雄马(第二名“雷谷”随后胜出育马者杯短途大赛),于最后一战育马者杯雌马大赛起步失利,最佳二百米仍落后Winning Colors4个马位,Personal Ensign奋力追上,于终点以马鼻位险胜,力保不败。

“个人荣誉”亦是一个非常成功的母系,有3匹子嗣出一级赛,而另一子嗣种马Our Emblem则产出了2002年肯德基德比及必利是锦标盟主“战争标志”。

“个人荣誉”于2010年4月9日死亡,享年26岁。同日黄昏“信雅达”“接棒”完成了16出16捷的纪录。

首届迪拜世界杯冠军:“雪茄”(Cigar)

提起“雪茄”,中国的马迷们可能并不是很熟悉,但它在美国,乃至全球赛马圈,却是鼎鼎大名的传奇。

“雪茄”出生于1990年,3岁开始出赛职业生涯,然而“雪茄”的早期表现并不突出首战角逐1200m泥地落败,次仗角逐相同路程以2个半马位胜出。由于这两次的成绩,其练马师认为他不适合跑泥地,就改让他进行草地比赛,不料结果更令人失望,一个赛季下来,7次出战只得了1个冠军,更惨的是,在3岁的最后一仗在好莱坞德比更在赛事中弄伤脚部,不得不开始修养。

4岁时,“雪茄”更换了练马师,新练马师不熟悉“雪茄”,仍然按之前练马师的思想,继续要“雪茄”出战草地,结果连续出战4次仍无突破。

然而,一次偶然的情况下,“雪茄”出战一场1600m普通泥地赛事,结果“雪茄”一鸣惊人,以8个马位大胜,展现出了惊人的泥地优势,并从此开启了一段美国赛马史上的传奇。

之后,它出战NYRA Mile Handicap,“雪茄”再次带离7个马位胜出(“雪茄”退役后,此场赛事亦为纪念其而更以他命名)。

踏入5岁后,“雪茄”迎来了职业生涯的巅峰,他出赛10次全胜,当中包括赛马会金杯、育马者杯经典大赛等等7场一级赛。(在世界赛马的舞台,一级赛的含金量无异于人类奥运会金牌)

最后一年获邀远征第一届迪拜世界杯,以半个马位胜出这场总奖金达400万美元的赛事。成为第一个获得迪拜世界杯的赛马。

“雪茄”回国后在雅灵顿马场完成16连胜,迎接了现场观众达二十分钟的掌声。之后,“雪茄”状态下滑,练马师认为其巅峰期已过而退役配种。在退役仪式上,“雪茄”的支持者们与它哭别二十分钟,成为美国运动史上经典一幕。退役后,传闻欧洲著名育马集团古摩亚育马场以2500万美元购入“雪茄”75%配种权益,但之后“雪茄”被证实为不育(先天只有一顆睪丸及精子數量不足),在接受各地名医医治都未能解决其不育问题,未能留下后代,也成为“雪茄”留给赛马世界的一大遗憾。

之后,“雪茄”于肯德基马匹公园作展览马安享晚年,接受爱戴他的马迷随时探望,直至2014年去世。但它创下的诸多光辉荣耀却依然被赛马世界铭记:16连胜,首届迪拜世界杯冠军,蝉联95、96年美国马王,2002年进入美国赛马名人堂,“雪茄”在竞赛生涯中获得的总奖金为9,999,813美元,美国史上获最多奖金的竞赛马。

“雪茄”在竞赛生涯中共获得9,999,813美元,为美国史上获最多奖金的竞赛马。

传奇一生被拍成电影:“海饼干”

“海饼干”(Seabiscuit)战绩并不突出,但它却是美国人心目中的平民英雄。

“海饼干”身形细小,型格普通,出脚更像“打蛋器”一样。于2岁已出赛35场但成绩一般,到3岁后遇上伯乐-练马师Tom Smith,成功引发其不凡潜力,于季内成绩已不断进步,到4岁更开始踏入黄金期,在15场赛事取得11冠3亚1季的佳绩。

在五岁,“海饼干”的马主面对另一个难题,就是骑师Red Pollard受伤,无法及时恢复策骑,他要为“海饼干”寻找另一名固定骑师。在用上三名骑师后,决定由于圣雅尼塔让赛策骑该驹的George Woolf上阵。

“海饼干”在该年的圣雅尼塔让赛以鼻位输给轻30磅的Stagehand,再一次无缘卫冕。“海饼干”在好莱坞金杯负133磅下仍能胜出,接着在德尔马与Ligaroti交锋,避战了“战将”。

经过三场赛事后,“海饼干”与“战将”的世纪决战终于出现……

按计划,“海饼干”与“战将”于年内应该对战三次。不过“海饼干”避战两战。终于在1939年11月1日,在宾利高赛马场实现了这场”世纪决战“。全美国人民均高度关注此赛事,不少马迷由西岸前往宾利高观战,约有4000万美国人收听了此赛事。最终,“海饼干”以四个马位胜出这场“世纪决战”,同年“海饼干”亦在美国马王选举中击败了“战将”成为美国马王。

1939年当“海饼干”以圣雅尼塔让赛为目标的时候,却在洛杉矶让赛中左前蹄受伤,错过了圣雅尼塔让赛。不过马主Charles Howard同年凭一匹在阿根廷买回来的赛马Kayak II,赢出圣雅尼塔让赛,成为美国最佳年长雄马。这匹同马房的马匹日后成为了“海饼干”最后的宿敌。

1940年“海饼干”复出,骑师Red Pollard亦康复,再度策骑该骑,经过两场败战后。在圣安东尼奥让赛击败了Kayak II。之后两驹再次在圣雅尼塔让赛中相遇,最后“海饼干”以个半马位击败对手Kayak II。

“海饼干”一生胜出33场,其中有13场打破场地纪录,并取得$437,730美元奖金为当时世界纪录。

1958年“海饼干”被选入美国赛马殿堂。在1999年,在美国著名网站Blood-Horse投选的《20世纪北美100大名马》中排第25,“战将”排第13。

“海饼干”有两部改编电影作品,首先是1949年《“海饼干”的故事》 ,以爱情为主轴。于2001年因为一本获奖书籍《“海饼干”,一个美国传奇》再次使马迷关注“海饼干”。

2003年,以该书为蓝本改篇的电影作品《海饼干》(中译:奔腾年代),票房(单计美国)超过了1亿美元,并获得奥斯卡金像奖最佳电影提名。

《“海饼干”的故事》精彩视频,由第一赛马网旗下《环球赛马》制作。

“海饼干”的配成并不突出。1947年5月17日因心脏病死亡,只有Sea Sovereign一匹种马延续其血统。

“斗士”最优秀子嗣:“战将”

“斗士”由马主Samuel D.Riddle以5,000美元于拍卖会上购入,它曾在比赛中取得辉煌成绩,然而,Samuel D.Riddle却没有让“斗士”出战肯德基德比而错失美国三冠王成为一大遗憾。于是,为了弥补这个遗憾,马主Samuel D.Riddle以“斗士”作父系培育出了他希望能胜出美国三冠王的子嗣:“战将”(War Admiral)。

“战将”在2岁的战绩并不算突出,6战得3冠2亚1季,幸好“战将”像其父般于3岁继续成长,终于如马主心愿胜出美国三冠大赛,年内8战全胜获选为年度马王,因而成为“海饼干”的挑战目标。

“战将”的配种成绩不俗,为1945年美国冠军种马,杰出子嗣包括曾获年度代表马的雌马Busher等。

“战将”在1959年死亡,落葬于其父“斗士”的侧边。

8届美国冠军种马:“勇者帝王”

“勇者帝王”(Bold Ruler)于2岁时的头7场比赛中共获得6冠1亚的好成绩,所参加比赛的途程在1300米以内。之后,“勇者帝王”跑1700m赛事时却大败而回,2岁的最后一仗途程同为1700m的一场比赛中拉停而未能完成赛事,被认为是“早熟”、“短途马”。

3岁后“勇者帝王”开始养成长力,两度以场地纪录时间胜出1800m赛事。却于三冠赛事遇上一众良驹:Iron Liege、Gallant Man及Round Table等,首关负于此三驹只得第4名。次关在Gallant Man及Round Table缺席下反胜Iron Liege。但尾关却被Gallant Man击败只得第3名。其后各驹在余下赛程都获得甚佳成绩,在同年11月份,“勇者帝王”、Gallant Man及Round Table在Trenton Handicap进行了一场3岁马王的精彩决战,结果“勇者帝王”以2-1/2马位胜出,成功荣获美国最佳3岁雄马及年度马王。

踏入4岁后“勇者帝王”每次出赛都须负60公斤以上,但依旧取得了6战5冠1亚的好成绩。不幸的是,在Brooklyn Handicap赛上,“勇者帝王”严重受伤后落败,该场比赛后其马主及时让其退役转作配种。

“勇者帝王”于1971年7月12日死亡,落葬于其父母坟墓的附近,两年后其最优秀子嗣“秘书处”胜出美国三冠,令其第8度成为美国冠军种马(1963~1969,1973),配种好成绩仅次于19世纪的Lexington(16届)。

新世代种马之王:“淘金者”

“淘金者”(Mr.Prospector)之父Raise a Native是成功种马,其母Gold Digger出自马王Nashua,此优秀的血统令其于周岁时在昆士兰7月周岁马拍卖会中以全场最高价(220,000美元)出售。

由于“淘金者”早年患有骨膜炎,令其初出时期延至4岁,竞赛生涯较为短暂,之后因足踝受伤而退役配种。赛绩上它的成绩不算突出, 但配种成绩较为突出。其首批子嗣已一鸣惊人,1982年贝蒙锦标冠军Conquistador Cielo为其首匹子嗣。

“淘金者”的优秀子嗣还有,“金满宝(Kingmambo)”、“木人(Woodman)”等,令其成为美国以至世界近年来炙手可热的大族。日本马王“神鹰”(父系“金满宝”)、名马“迪拜千禧”(父系Seeking the Gold)以至香港短途马王“精英大师”(父系El Moxie,祖父为Conquistador Cielo)俱出自“淘金者”此父线。

“淘金者”于1999年6月1日死亡。

五届马王:“凯尔索”

“凯尔索”(Kelso)之父Your Host曾为加州最佳3岁马,但于一次赛事中严重骨折,马主原打算“放弃”此马,但马迷为拯救Your Host而帮保险公司向马主赔偿,最终它幸运地死里逃生而转往配种。Your Host之后以一笔可观的金额售与一班美国东部的人士,其中Mrs.Richard C.duPont把其牝马Maid of Flight与Your Host配种,产生出的雄马以其亲密女性友的名字--Kelso为马驹命名。

由于“凯尔索”年幼时发育过度令其体格过于庞大,为免其持续的发育加重脚部负担,马主听从一位练马师的意见阉割此马。“凯尔索”在入厩后被认为未够成熟,于2岁只出3场普通赛事,得一冠两亚,次年更避开了美国三冠赛期至6月才上阵,但年内9次出赛8度胜出,于赛马会金杯以场地纪录时间大胜。 由于该年的三冠群龙无首,“凯尔索”因而凭此杰出表现获选为年度马王。

在之后的4年(1961~1964)“凯尔索”一直表现神勇,胜出多场大赛,每年都能胜出美国的“跑马王”赛事赛马会金杯,但每年出战华盛顿国际赛(草地2400m)都只得第2名,马主及马匹一直锲而不舍终于在其7岁时,第4度出战终以当时的世界纪录时间2.23.8大胜。之后马主因其8岁的大龄而安排其退役,但“凯尔索”并不喜欢退役后的生活,只得再度驰骋马场。在10月初胜出Stymie Handicap后,“凯尔索”被发现眼部受伤而未能第6度出战赛马会金杯 ,然而,“凯尔索”仍不肯退役,直到其9岁在赛事中芝麻骨轻微骨折至令其正式结束竞赛生涯。

“凯尔索”在Mrs.Richard C.duPont的牧场安度余生,直至1983年10月16日离世。

名种“丹山”之父:“单式”

“单式”(Danzig)此名字为波兰湾岸城市格旦斯克(Gdansk)的德文发音。其父“北方舞蹈家”为一代名种马,母系Pas De Nom曾3胜短途赛。

“单式”2岁初出1100m沙地赛即以8 1/2马位大胜,可惜赛后发现骨折,休息近一年再度上阵。在1200m及1400m的沙地赛事分别再大胜7 1/2马位及5 1/2马位直视对手如无物,但不久出现不良于行症状,最终于次年退役配种。

“单式”充分遗传了父系的素质及母系的速度,虽未能在竞赛上充分反映,但却能在配种界上大放异彩。“单式”连续三年(1991~93)登上美国冠军种马宝座,子嗣亦以短途为主,包括名种马“丹山”、Dayjur(1990年欧洲最佳短途马兼年度马王)及“诱惑”(卫冕育马者杯一哩大赛)等,长途子嗣亦有Danzig Collection(贝蒙锦标)、Dance Smartly(加拿大三冠及育马者杯雌马大赛)等。至今已有近190匹子嗣胜出锦标赛,数量之多仅次于同父兄弟“鞍匠井”及其子嗣“丹山”。

“单式”于2006年1月3日因衰老被人道毁灭,终年29岁。

1978年美国三冠马:“誓言”

“誓言”(Affirmed )贵为1978年美国三冠马,更为人所津津乐道的是其与Alydar的宿命对决。

“誓言”在两岁时出赛9次,6度与Alydar对阵,取得4胜2负,成为美国最佳2岁雄马。在三冠大赛中“誓言”更三度压倒Alydar,勇夺三冠荣冠。两驹最后一次对决是在“卓华斯锦标”,由于“誓言”曾在赛上阻碍Alydar前进,胜出后被贬为亚军。

“誓言”其后在Marlboro Cup Handicap大战三冠马“西雅图回旋”(Seattle Slew ),获得大热门的支持,最终却以3个马位落败。之后状态继续低迷(曾3度败阵),直至次年2月才重新回到佳态(7战全胜),退役前的一仗于美国赛马会金杯火并该年两冠马“精彩竞投”以3/4马位胜出,因而成为1979年年度马王。

“誓言”一生从未出战草地赛,但杰出子嗣如草地名雌Flawlessly、加拿大三冠马Peteski及2006年迪拜免税店杯亚军马“锡人”等都显示出其子嗣们全完倾向于草地发展。

“誓言”2001年因蹄叶炎恶化被人道毁灭。

黄金时代的谢幕者:“精彩竞投”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可谓国际马圈的黄金时期,名驹有如流水般涌现。美国在此十年间更相继出现“秘书处”、Forego、Seattle Slew及“誓言”(Affirmed)等叱咤风云的马王,“精彩竞投”则为此“黄金十年”的谢幕者。

“精彩竞投”在2岁时9战7胜,两胜一级赛及两度打破场地纪录,当选最佳2岁雄马之余更获高呼为继Seattle Slew及Affirmed之后,连续三年出现美国三冠马的最大希望。“精彩竞投”并没有令支持者失望,踏入3岁后,首5战以无敌姿态全胜,挑战美国三冠首关肯塔基德比时练马师Grover G。 Delp更高呼支持者“去落注!(Go bet! Go bet!)”,结果“精彩竞投”以2-3/4马位胜出。

“精彩竞投”在次关必利是锦标再以5-3/4马位大胜,各人认为贝蒙锦标已手执杯耳时却传出坏消息:“精彩竞投”在马房里踏中安全别针,嵌入马蹄,经钻孔后始取出,有幸检验后并未发现有实时伤员,再经主战的19岁新晋骑师Ronnie Franklin游说下幕后决定争取此千载难逢的机会,继续出战贝蒙锦标。然而骑师在强大压力以及赛前在骑师室与Angel Cordero Jr。“过招”,使其让“精彩竞投”在此最重要的赛事中发挥出最差的水平:Ronnie Franklin让一贯跟随前领马的“精彩竞投”在此场二千四百米赛事之中,于半程前抢放出头,结果后劲不继,直路上被Coastal追越,影相负于Golden Act只得第三名。赛后受尽千夫所指,失去了“精彩竞投”的主策权。

“精彩竞投”随后休息了两个月以治理脚伤,改配殿堂级骑师舒密加(Bill Shoemaker)重新上阵,两战俱胜,在赛马会金杯大战上届三冠马Affirmed,结果以3/4个马位见负,为其一生最后一场败绩。之后9场未逢敌手,5度打破场地纪录,使其在活华锦标中所有对手都怯其威势而只得它一匹上阵。

“精彩竞投”在活华锦标“个人表演”后旧患复发,以破纪录的二千二百万美金的募集金额退役至Claiborne Farm配种。然配种成绩不成正比,只有约50匹子嗣胜出锦标赛,作为外祖父成绩亦不及前两匹马王Seattle Slew及Affirmed。

“精彩竞投”于2003年6月9日因心脏病发死亡,在1991年移居的Milfer Farms土葬。

“周日宁静”的宿敌:“神行太保”

“神行太保”(Easy Goer)父系为名驹及成功种马Alydar,母系Relaxing曾胜出两场一级赛,血统优秀之余更已育出两匹一级赛子嗣。马主兼育马者为当时美国赛马会主席Ogden Phipps,加上由练马师麦哥尔(Claude Shug McGaughey)训练及殿堂级骑师白岱(Pat Day)主策,“神行太保”彻底地处于一个“钻石级”的阵容。

“神行太保”在1988年8月1日初出,以短马头落败,之后连胜4场包括两场一级赛,被冠以“秘书处二世”的它在育马者杯两岁大赛中出闸与他驹碰撞而遥遥堕后,最终力追不及得亚军。

“神行太保”到3岁时连胜3场,在美国三冠大赛遇上宿敌“周日宁静”,头关肯塔基德比中在烂地上被“周日宁静”早着先机落后两个半马位败阵,次关必利是锦标与 “周日宁静”一整条直路中单打独斗,结果再以马颈位落败,到尾关贝蒙锦标留守“周日宁静”后方,一入直路即追过“周日宁静”,以8个马位大胜并粉碎其三冠之梦。“神行太保”之后再连胜4场一级赛包括赛马会金杯,在育马者杯经典大赛中第三度与“周日宁静”火并,然而早段留守过后,最后一条直狂追最终以马颈位、四次对决第三度落败、年度马王终要让与“周日宁静”告终。

“神行太保”在4岁3岁取得2冠1季后因脚伤役配种,在8岁进行运动训练时心脏病发暴毙。短短4年配种期间配出136匹子嗣,有3匹子嗣胜出一级赛。

赛马中的女汉子:“暴徒”

1972年,一只深褐色的小母马出生在美国肯塔基州的克莱伯恩农场,马主给却给她起了一个男孩子的名字:“暴徒”(Ruffian),因为她身材高大,虎背熊腰,根本不像一匹母马。

后来“暴徒”的赛事生涯,更加证明了马主的这一判断。

“暴徒”在赛中狂甩对手多个马位

第一次比赛,“暴徒”就狂胜15个马位,之后更是10战10胜,而且这10连胜中,既包括1100米的短途,也包括2400米的中长途,而且10场赛事下来,平均每场都赢接近九个马位,并且多次刷新了赛场记录!简直就是霸气外露!

当时美国女权解放运动正在兴起,舆论借机策划了“暴徒”和公马之间的“性别大战”,结果美国没有一匹公马敢来挑战,最后只有当年肯塔基德比冠军Foolish Pleasure勉强应战,结果轰动全美:比赛当日有7家电视台进行直播,近2000万美国观众收看了直播,逾5万人涌进贝蒙赛马场现场观战。

巧合的是,“暴徒”和Foolish Pleasure的御用骑师都是JacintoVasquez,面对抉择,Jacinto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策骑“暴徒”,而Foolish Pleasure不得不另请他人。对决早段,“暴徒”处于领先位置,然而就在跑过600米处时,意外发生了!

“暴徒”的右前脚骨折,为了“暴徒”的职业生涯,骑师当时想勒停它结束比赛,但强烈的斗心驱使着这匹不败的女汉子不顾骑师的指令继续奔跑,直至她的皮肤被撕裂,筋腱完全断裂后它才轰然倒下。

受伤后仍然想继续比赛的“暴徒”

赛场的兽医团队当即开始对“暴徒”进行救治,然而,倒地的“暴徒”仍然试图站立起来继续奔跑,并躺在地上原地打转,在腿部已经粉碎性骨折的情况下,它仍然用头部尝试将身体支撑起来继续奔跑。

为了避免“暴徒”忍受更剧烈的疼痛,兽医不得不对“暴徒”实施了安乐死。

虽然“暴徒”以这样悲剧的方式输掉了自己的最后一场比赛,但连对手FoolishPleasure的练马师在事后的采访中都承认,如果不是意外,“暴徒”将毫无意疑问赢得当天的比赛。为了纪念它,“暴徒”死后被埋在贝蒙赛马场旗杆的下面,鼻端朝着终点线的方向,下葬当天,美国赛场降半旗致哀。

“暴徒”的墓碑

“暴徒”死后仍被评选为当年的日蚀奖最佳三岁雌驹,次年被选入美国赛马历史博物馆,在美国著名赛马杂志评选的20世纪百大名驹排行榜上,“暴徒”是雌马中排名最高的马匹,它甚至被评选为美国20世纪百大女性运动员第53位,是唯一的非人类!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