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运动员不得不暂时改行做其他工作谋生

编辑:  来源:新浪体育  2020-05-26 23:10:55

对于低收入运动员来说,失去了赛事奖金这一主要的收入来源,就难以维持训练开支,生活也因此陷入困境。

受疫情影响,全球体育赛事几乎全部停摆,运动员也处于“临时失业状态”。对于顶级职业运动员来说,即便暂时降薪或无收入,也可以依靠赞助和过去累积的财富保证生活不受影响;但对于那些从事职业化程度不高的项目、许多低级别联赛以及低排名或冷门项目选手来说,失去了赛事奖金这一主要的收入来源,就难以维持训练开支,生活也因此陷入困境。这些运动员不得不暂时“改行”做其他工作谋生。

埃及次级别联赛球员——街头小贩

马赫鲁斯·马哈茂德本是埃及第二级别足球联赛球队贝尼苏夫俱乐部(Beni Suef SC)的一名后卫,每月收入200美元(约合人民币1400元)。受疫情影响,3月中旬埃及政府叫停了国内所有体育赛事,马哈茂德的俱乐部削减了球员们的工资,切断了他主要的收入来源。

作为家中长子,马哈茂德要养活父母和一个弟弟。在这期间,他当过建筑工人,每天能赚7美元(约合人民币50元),还在一家面包店卖过斋月糖果。为了养活一家人,马哈茂德选择去埃及北部曼法鲁特小镇的市场摆摊,成为一名街头小贩。

巴西次级别联赛球员——水果摊老板

27岁的奥利维拉是一名右后卫,职业生涯征战于巴西本地的一些小球队,曾在巴乙出场28次,这也是他踢过的最高级别联赛。虽然不如大牌球星富有,但作为职业足球运动员,奥利维拉在巴西也曾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然而在疫情之下,奥利维拉所效力的马杜雷拉俱乐部不堪重负,宣布不再续约在疫情期间合同到期的球员,4月2日合同到期的奥利维拉随之失业。

作为一个三口之家的顶梁柱,奥利维拉不得不另谋生路。他每天早上6点起床,先去批发市场进货,然后推着小车到里约郊区一个叫班古的地方摆摊卖水果。奥利维拉还雇用了一位同样因疫情失业的邻居,帮他一起卖货。不过,奥利维拉每天收摊回家后还会坚持训练,他仍然希望在疫情结束后找到一个新球队,回到绿茵场上。

日本奥运击剑亚军——外卖小哥

现年29岁的三宅惊曾以主力身份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帮助日本夺得男子花剑团体亚军,这也是日本队的最佳战绩。然而,受疫情影响赛事停摆后,迫于生活的压力,三宅惊虽贵为奥运银牌得主,也不得不为了生活四处奔波,做起了Uber Eats外卖员。

三宅惊兼职第一天一共送了8单,赚了4688日元(约合310元人民币)。为了避免身体状态下滑,他在兼职送外卖之余在居住的公寓楼顶自行训练。虽然艰苦,但三宅惊打算坚持下去,为自己挣出训练费和出征费,继续击剑,追寻自己真正热爱的东西。

网球双打大满贯冠军——超市理货员

去年法网男双冠军凯文·克拉维茨,在疫情的大环境下无比赛可打、无法训练、也没了收入。从3月起,克拉维茨每天5时30分起床到德国一家超市打工,给货架上货,给购物车喷洒消毒液,每天在超市工作4小时,每月基本工资仅为450欧元。

俄罗斯跳水运动员——水泥装卸工

俄罗斯高台跳水运动员阿尔乔姆·西利琴科,曾在喀山游泳世锦赛上获得了铜牌,而同样因为疫情“暂时失业”还需养家糊口的他,在建筑工地找了份兼职,负责装卸水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表示:“希望疫情赶快过去,期待所有运动员能够返回赛场,艺术家能够返回舞台。”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