棒球的打击那么难是什么原因

编辑:  来源:棒球网  2020-11-19 16:58:43

之所以棒球的打击那么难,是因为连最好的打者也没有在用正确的方式打球。因为这要求打者无论是在训练时还是在比赛中每分每秒都随时要去进行调整。

打了太多地滚球?你可能是挥太早了。打的都是高飞球?很可能是因为你挥得太晚。如果你是轻微朝上挥棒的,你就会知道:挥晚了,你就会打到球的下沿;挥早了,则会打到球的上沿。

那些机警的打者会综合考虑环境的因素,球场,后场之类的。天气如何?有没有从中外野方向的来的大风?如果有,那想把球打出480码的念头就太傻了。尽可能地调整打击的策略,更灵活地控制球棒,想怎么去打球的中间,打出更多平飞球来。

如果天气潮湿阴雨呢?在空气沉重的天气里,你的球可飞不远。这时候曲球投手会占很大优势,一定要对这些事情有所警惕。

那比如你正处于关键时刻,这时候突然一朵大黑云冒出来,你怎么办呢?正论你打击的时候,天突然变暗了怎么办呢?

这时我一般会喊暂停,然后退出打击箱,指着眼睛表示看不清。除非你的眼睛能在一瞬间看清楚一小撮蜡烛的光亮,否则,站在那儿试着想打击就是一个非常愚蠢的行为。这时你就得从打击箱里出来,直到乌云褪去,或者直到你的眼睛已经能看清楚并且适应新的亮度为止。

如果光线的情况一直不太妙——有些球场的亮度确实就会较差一点,或者情况也不是很妙——那么你可能就得要考虑去向投手妥协了,尤其是你已经两击了的情况下。或者有时候你身体上有些伤,不至于使你上不了场那种,比如一只眼睛有点儿不舒服或者拇指扭到了——还是,要考虑去向投手妥协一下。往前握一点。试着把球打到中外野去。我记得印第安人队的Al Rosen有一年打全明星赛的时候腰的状态不好。这让他挥棒变得很艰难,因此他在球棒上尽可能地缠了很多圈,并且往前握的距离是前所未有过的,结果他那天打了两支全垒打。

Al Rosen

我恰好是一个很在意本垒板上分神这件事的家伙,但是我觉得很多打者都不够聪明,他们没意识,无论是多小的分神都会对打击造成很大的影响。无论是一个坐在中外野后面看台上的穿白衬衫的人也好,还是一片丛林后面特别显眼的房子,或者视线里的一个记分牌也好——他们都有可能是一个让你分心的东西。阴影可以干扰打者,所以要是由着我来,我会建大一堆球场,一旦有阴影就会把灯打开的那种。与此同时,打者也无论如何得适应得了才行。

在面对不同的投手的时候需要做很多调整。当你面对一个总让你打出地滚球的投手,你得想办法怎么才能跟得上他的球才行。如果他总让你把球打成高飞球——我是说如果,他的球是直球的话——你就得想着要打球的上沿,并且精简你的挥棒以便能更快地挥出去。

在对付那些高旋的速球投手,比如Feller或者像当下的巴尔的摩队的投手Jim Palmer这些人的时候,你可能会需要朝着球的下部去打。当然,实际上这样做的结果是你并不会打到球的下沿,反倒会是更可能打到球的上部。之所以你会这样觉得是因为你以更高的位置启动,并且精简了挥棒的动作让你打的更快。

在我职业生涯中,面对一个较高的直球的时候,有很多次我都挥晚了——挥到了在球的下方,这时候我会对自己说“挥快点儿,打球的上沿。”有时候我为了挥得更快一点儿,我还会做一件事:我会在准备打击的时候稍微把球棒摆平一点(相对于之前把球棒笔直地竖着而言)。这会缩小挥棒所造成的弧线,也会让我更快地打到球的上部去。Paul Waner曾建议把较低的球搂起来打,认为这样会更有效,但是我不建议大家这样做。

我建议把身体放低一些,不要一上来就打的很高,而是朝着球来的方向适度弯曲膝盖。这样的话你的挥棒会更协调一些。一般打低球是会把它打成地滚球。如果你膝盖弯曲来适应球的话,就能达到足够低的位置,这可以有所补益。但是不要误解我的意思,我不是非要让你朝着一颗低球向上挥(如果我一直在唠唠叨叨地向你们讲,是因为我就是这样做的,我提倡这种朝上挥的打击方法)。我的意思是说,为了能让球棒在接触区域内暴露最大的接触面积,你最好能弯曲膝盖,把身体放低。当你站着想把球往上捞打的时候,球棒和球接触的角度未免太尖。这种挥棒的平面只会和球向下飞行的路径产生较短距离的接触。而实际上应该正相反才是。

我能举出100个能让我感到非常棘手的投手,这些投手都要求我有极高的注意力。有一些是我赶上了他们职业生涯的末期,比如:Buck Newsom,Mel Harder, Red Ruffing,Tommy Bridges,Ted Lyons还有左撇子Gomez。

如果让我举出五个我觉得最难对付的投手,你可能会很惊讶:他们是Whitey Ford,Bob Lemon,Ed Lopat,Bob Feller还有Hoyt Wilhelm。他们各有不同,但是都精明得要命。其次还有五个:Paul Trout,Virgil Trucks,Hal Newhouser,Vic Raschi,以及Allie Reynolds。但这五个是真正的力量型选手,是那种站在那儿威风凛凛叫人不敢打的类型。

作为一个打者,我还是能对付那些直球选手的。至少可以保持一个不错的水平。我从Trucks手里打出过12支全垒打。他是这些人里面最多的。从Bob Feller手里,我打出了10支,从Fred Hutchinson,Early Wynn和Jim Bunning手里,我各打出八支,印象里我从Joe Page那里占不到任何便宜。他初登板时是在洋基队,他的球质又好又灵活,而且很快。虽然他没从我这里夺到过多少个三振,不过我也一直打不好他的球。

我并不怕面对他们,但是在我走进球场时知道投手并不好对付的时候,还是很好的。一般来说,当我对自己说“天哪我要狠揍一下这小子”的时候,就总能实现。

克利夫兰的骄傲 Bob Lemon

这些投手的厉害之处就在于他们良好的心态,并且没有套路可寻。他们绝不会向打者低头,就算是三坏球一好球的情况下,他还是会给你投那种不好打也不好投的球。克利夫兰队的Bob Lemon是一个天生的好运动员。他的球总是在移动和下沉,总会进到那种难打的地方去。还有也是克利夫兰的Bob Feller,尽管我打他的球打得还不赖,不过他的球总是比别人多些眉眉角角。就算没有这些,他还是会比别人强在控球上。

洋基队的Ed Lopat和Whitey Ford都是左撇子。Lopat 的花招只有你没见过的,没有他不会的。他把这些花招叫做“脏招”。他总能叫你瞧到一些新鲜玩意。Ford有着变化非常大的曲球,而且总能投到那些又远又低的位置上。我从Ford手里打到的大部分球都飞到了中外也或者中外偏左的位置。他几乎不犯任何错误。我唯一从Ford手里打出的一支全垒打是一直偏高的曲球,这也是我唯一一次见他投这种球。那时是第七局或第八局的样子,我猜他可能是太累了。

Hoyt Wilhelm——可能是史上最强蝴蝶球投手

Wilhelm?他47岁了,还能上场——不过他现在为亚特兰大勇士队打球了。他始终是一个蝴蝶球投手,这也是他至今没有退役的原因。有人有法子打到蝴蝶球吗?如果有,那这个人应该写本书来讲解一下。别问我,因为我基本没打到过。不过我得告诉你,千万不要试着拉打这种球。你也别指望能打出一记什么大的。你还是得尽量多等等。

Wilhelm会先投一个保证会进好球带的蝴蝶球。然后是一个质量极高的蝴蝶球,然后再投两个,接着是一个绝对叫你打不着的蝴蝶球,糊你一脸。所以我基本每次都是在准备着打他的蝴蝶球。只有一次,我在等他的蝴蝶球,结果没想到他投了一颗速球。我自言自语道:“天呐这个直球真好。”我把它打成了右外野方向的一垒安打。到此为止了,他再也没给我投过直球。

当然,蝴蝶球的坏处就是:不好打也不好捕。捕手捕不到这种球太正常了,大部分捕手都捕不到这种球。我很想知道有多少次是因为捕手没接到这个球让Wilhelm陷入困境的。他经常会把人都三振了,结果打者还是上垒了——因为球从捕手裆底下漏过去了。可怜的Gus Triandos,他不得不戴上巨大的手套来捕球,并且他漏球的次数在巴尔的摩当地已经成了一个笑话。

原文标题:Correction and Adjustments,作者:Ted Williams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