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仁时隔7年重返欧洲之巅 也收获了进入21世纪后的第三座欧冠奖杯

编辑:  来源:八一体育  2020-08-25 14:31:12

本场比赛之前,依据德转商场球员现行身价,拜仁与大巴黎之战被媒体大举炒作为价值17亿欧元的巅峰对决。尽管拜仁全队9.28亿欧元的总身价甚至略高出具有当今世界足坛身价一哥姆巴佩(1.8亿欧元)的大巴黎8.01亿欧元一筹。但拜仁一直来留给人们的印象,是在转会商场上的谨慎投入和沙龙稳扎稳打的运营策略。这与以大巴黎为代表所刮起的金元足球风暴,形成了极大反差。

在笔者看来,两家沙龙的运营形式和运营理念尽管差别极大,但并无优劣之分。只是在客观现实条件下,拜仁的运营形式更加值得借鉴和学习。而大巴黎的烧钱形式存在其特殊性,且终有一日或将回归理性。

首先,拜仁身处的德甲联赛,被外界公认为欧洲五大联赛中财务状况最为健康的联赛。以刚刚曩昔的2019年为例,德甲各沙龙的总收益之和高达40亿欧元,已接连15年实现持续增长。

即便在今年年初遭到新冠疫情侵袭,德甲联赛也是五大联赛相继停摆后最早复赛的联赛,力求将损失降到最低。而因为有德甲“50+1”方针的存在,使得金元足球之风刮遍欧罗巴大陆之际,却很难插手德甲这片净土。

关于德甲的“50+1”方针,简言之则是设立于1998年,为了避免足球沙龙落入出资者之手而出台的举措。“50+1”方针意味着出资人能够握有超越沙龙一半的股份,但拿不到超越一半的表决权,足球沙龙所属本身的沙龙有必要具有超越一半以上的表决权。

以最极端沙龙耶拿举例,该沙龙仅控股5%,但却手握50.02%的表决权。而拜仁慕尼黑足球沙龙股份有限公司,其75%的股份归于拜仁慕尼黑沙龙,别的25%股份则由阿迪达斯、奥迪和安联三家赞助商均分,三家分别占股8.33%。表决权份额和股份份额相一致。

当德甲联盟从2014年12月推出跳出“50+1”的特别条款后,至今仅有勒沃库森、沃尔夫斯堡、霍芬海姆三家沙龙成功跳出。而本赛季同样成功杀入欧冠四强的莱比锡rb,因为暂时并不契合“曩昔超越20年不间断投入沙龙且发挥显著效果的要求”,只得阴奉阳为地持续遵守“50+1”方针。

“50+1”条款作为一把双刃剑,一方面确保了德甲沙龙架构的完整性和稳定性,但另一方面也客观上导致德甲球队在欧战层面与其他国家,特别是由外资注入的球队竞赛时处于晦气地位。

依据拜仁慕尼黑我国媒体主管张力向体育大生意介绍,作为曩昔30年时刻欧洲仅有一家依托自给自足收入大于开销的豪门,拜仁仍将会持续坚持“50+1”方针。但包括海纳、鲁梅尼格在内的拜仁高层曾多次为其他沙龙发声,应答应沙龙自主选择其运营形式。

来自德勤于今年年初发布的2019年世界足球沙龙营收榜单显现,拜仁以6.6亿欧元高居榜单第四位,仅落后于巴萨、皇马、曼联三大豪门。放眼整个国际足坛,拜仁接连盈余27年的纪录实属难能可贵。在曼联缺席2019/20赛季欧冠的前提下,拜仁更是有望在新的榜单中首次跻身三甲之列。

其次,拜仁办理团队的稳定也是其得以在近20年时刻内三次耸峙于欧洲之巅的主要原因。众所周知,在乌利·赫内斯从1979年至213年掌管拜仁的34年时刻里,很多沙龙因运营冒进或遭受经济危机而倒下,但拜仁始终耸峙不倒而且越做越大。即便在赫内斯因税务问题离任拜仁监事会主席后,海纳、鲁梅尼格等人仍旧延续了拜仁稳扎稳打的运营策略。

从27岁时以德甲最年青经理人身份掌管艰难时期拜仁起,赫内斯用其过人的气魄和运营手法,将拜仁从一个财物600万欧元、负债350万欧元的沙龙,变成了如今营业额超6亿欧元的巨无霸。当c罗在2018年夏天从皇家马德里转投尤文图斯后,赫内斯在接受采访时表明,“一个年近34岁的球员,而且要花费上亿转会费和天价薪酬。这笔转会在拜仁看来根本是不行幻想的。”

即便在后罗贝里年代对阵型进行更新换代,拜仁迄今为止最高的一笔转会买卖也仅是以8000万欧元从马德里竞技购入的法国后卫卢卡斯·埃尔南德斯。放眼拜仁此番夺冠班底,莱万多夫斯基、格雷茨卡为自由身加盟;穆勒、阿拉巴为自家青训出品。即便整套首发阵型,所花费的转会费也仅为1亿欧元,其间门将诺伊尔花费了3000万欧元,是首发阵型中转会费最多的球员。

反观本次获得欧冠亚军的巴黎圣日耳曼,自从2011年被卡塔尔财团以5000万欧元收买其70%股份后,便被贴上了新兴土豪的标签。论资历,成立于1970年的巴黎圣日耳曼至今也不过具有50年前史,自然无法与拜仁等百年老字号混为一谈。但论投入,则没有几只欧洲豪门能够望其项背。依据相关数据显现从2011-12赛季至今,大巴黎单就转会投入总额已高达12.68亿欧。要知道同期拜仁在转会商场上的总投入则仅为6.41亿欧。

此外巴黎球员高昂的薪水同样是一笔不菲开支。以大巴黎队内薪资排名前三位球员为例,内马尔年薪约合3544万欧元,姆巴佩年收入1606万欧元,蒂亚戈·席尔瓦年薪也挨近1100万欧元。三人收入总和就已达到6250万欧元。

在不计成本的高投入之下,大巴黎获得的战绩也是马到成功。近10个赛季,巴黎圣日耳曼7夺联赛冠军,替代里昂成为当之无愧的法甲霸主。而在欧冠赛场,尽管此前7个赛季4次8强,3次16强的战绩差强人意,但本赛季不仅追平1994/95赛季欧冠四强纪录,还史无前例地首次杀入欧冠决赛。

在资深媒体人、足球评论员杨天婴看来,较之足球本身的巨大潜在社会价值,卡塔尔财团动辄10数亿欧元的投入并不能完全称之为大手笔。其通过足球领域所获得的社会认可度等商业附加值,远非金钱数量可衡量。这同样也是英超沙龙在几年前遭到一众实业大亨所哄抢的原因。

作为依托天然气、石油等单一经济形式的弹丸之国,以卡塔尔为代表的阿拉伯国家长期存在对于资源枯竭的危机感,进而对标的物出资升值以丰厚其收入来历极度渴望。单就收买大巴黎项目,杨天婴认为完全契合“体育搭台,经济唱戏”的综合价值考量规范。一旦卡塔尔财团达到其所寻求的社会附加值后,对于大巴黎张狂砸钱的行为也终将回归到与拜仁殊途同归的理性中来。

受新冠疫情影响,全球体育产业在2020年遭受了前所未有的冲击。加之特殊赛季所形成的时间短窗口期,今夏的转会商场恐难现大手笔买卖出现。除免除转会禁令的切尔西外,各大豪门现在对转会操作均显得较为谨慎。

客观而言,在单场定胜负的特殊赛制下,拜仁与大巴黎会师欧冠决赛纵然存在必定偶然性。但只要两家沙龙仍持续坚持其运营理念,且资金链不受影响,未来数年内,两支球队仍将成为欧战赛场上的夺冠热门。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