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眸全运会感人时刻:“最美选手”救人弃赛

发布时间: 2013-09-12 18:50

  新华网沈阳9月12日体育专电(记者李放冯雷)体育赛场向来不缺少眼泪。这里有胜利之后的喜极而泣,也有功败垂成的泪眼婆娑;这里有拼搏追梦的执着,也有千里终别的不舍;这里有痛彻心扉的呐喊,也有衣钵传承的淡然……四年一度的全运会转眼收官,13天中,在这个赛场,有着太多感人的诉说。

  仲满跪吻剑道

  5日全运击剑赛场男佩团体决赛,当江苏队所有人都在欢庆胜利时,压阵出场的老将仲满哭了,他缓缓跪下亲吻剑道,随即仰面倒地而泣。作为一名32岁的老将,本场比赛是他职业生涯的最后一役。

  最后的跪吻,有剑道上二十余年的辛酸苦辣,更有他对女儿的承诺。“这是激动的泪水,我会将这一刻永远埋藏在心中,我要把金牌献给女儿,我答应她要赢,我不能骗她。”

   “残疾斗士”执着追梦

  左腿部分神经被摘除、肌肉运动功能丧失,辽宁运动员刘馨阳萎缩的左小腿在全运会山地车赛道上格外“扎眼”。5年前,年仅16岁的他就已获得全国山地车冠军,然而一次意外车祸却成为他命运的转折:一度,他以为自己再也无法回来了。

  全运会上,他凭借坚韧和执着回到了梦想中的赛道,并拿下第5名的成绩。赛后,累得几乎瘫倒的刘馨阳斜靠在记者身上失声流泪。

  卞兰:梨花带雨的告别泪

  8日晚,前国手卞兰在女篮半决赛后把脸埋在毛巾里放声痛哭。每个队员和教练都过去和她拥抱。也许只有朝夕相处的人,此刻才最能理解卞兰的心情。

  “这肯定是我最后一届全运会了,一切的一切都太不容易了。”这位浑身十余处伤病的江苏姑娘有理由尽情释放,联赛中的十余载沉浮、国家队中的几起几落在这一刻都化为了全运会的告别泪。

   “救救孩子”的感人呐喊

  “足协的领导,你们觉得让孩子看这种球不会害了孩子们吗?”全运会U20男足小组赛一场疑似“默契球”的比赛上,忍无可忍的观众冲着主席台大喊。赛后,一些球迷自发的聚集在了场馆外,不少人都流下了眼泪。

  对于这些热爱足球的人们来说,没有什么比一场在全国人民面前充满激情、光明正大的比赛更令人难忘和回味了,也没有什么比赛前就知道要“被默契”而消极乃至放弃比赛更令人心寒。

  四冠“不老松”的传承

  5次参加全运会4次夺冠,38岁的“不老松”潘松在柔道男子无差别级半决赛中被得意门生王全超“一本”淘汰,而他另一名弟子王皓则在决赛中击败王全超收获金牌。

  最终,一枚铜牌成为了“不老松”潘松的谢幕之战,但这并非结束,而是新的开始。师徒三人一起站上了领奖台,这不仅让中国柔道人看到了未来的希望,更是中国体育人薪火相传的完美写实。

  从“骨癌患者”到“黄色闪电”

  8日晚的田径赛场成为张培萌一个人的舞台,10秒08,第一个冲过百米终点线的张培萌撕开衣服绕着赛场狂吼,他眼含泪水地告诉记者:“四年来的包袱今天终于彻底释放!”

  不少人知道他曾在4年前的全运会上夺得银牌,但很少有人知道,同样是在09年他曾被医院误诊为骨癌。或许只有了解他曾经承受的膝盖疼痛与精神压力,才能知道这一枚金牌是多么的来之不易。

  

 [1] [2] 下一页

新华网

[责任编辑: 李嘉欣 ]